林牧晨: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何谓“中国梦”?回首以往数千年历史,不难看出所谓“中国梦”就是强权梦:一个“国”在经济军事上的强势使它获得凌驾于别国的宗主地位,号令天下、万邦来朝。这样的梦早已多次成功:例如春秋战国中原列国争霸、强秦一统、汉唐盛世。包括蒙古铁骑横行亚欧也被称之为中国大元朝的荣耀,因马可波罗的赞美而使许多中国人感到自豪。更不用说满清的“康乾盛世”,国力长居世界之巅,令多少汉唐后裔晃着辫子得意忘形,全不知元、清两朝本土中国人皆亡国奴也。

进入20世纪,有中国人开始追随自由民主的世界潮流,从改良主义演变为共和革命,于1911年推翻满清建立了中华民国,其目标是:民族主义,“驱逐鞑虏”—–让国家主权回归全体中国人;民生主义,“平均地权”——–让所有的中国人获得生产发展的条件;民权主义,“建立共和”,“主权在民”——实施民主宪政,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当其时也,中国非但没有超强,反而是一直被国际列强打得落花流水,美妙的“中国梦”几乎变成“亡国梦”。然而,恰恰是在此“中国梦”粉碎破裂的历史条件下,亚洲第一个共和国诞生了,这个“贫穷、落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度开始了民主政治的行程,留辫子、裹小脚的“东亚病夫”有多少财产?有多少文化知识?有多少政治觉悟?他们竟然一跃而跨进“民主时代”,岂非做梦?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中华民国在极其困难的状态中不但克服了帝制复辟、军阀混战、共匪叛乱、以及执政集团内部的争斗等障碍,而且以不成比例的劣势战胜了强大的日寇,列位世界四强,成为联合国创始国之一。1946年,在危机四伏的恶劣条件下,国民政府通过宪法,开始实施宪政的尝试。可惜被中共的武装叛乱打断了行程,直至民国政府在大陆被颠覆。

那时的“中国梦”是什么内容?国民党军队大批官兵经八年血战早已筋疲力尽,极端厌战,只想解甲归田、宁当太平犬。而中共则通过八年的养精蓄锐,在苏联的支持下决心打下江山,为此,中国人又付出了三千万人死亡的、超过了八年抗战的代价。

49年,中共梦想成真,在民主的幌子下夺权成功。但承诺“新民主主义、联合政府”的墨迹未干,一党专政的真相就显露了。一个“土改”,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理由,对同为国民的地主富农堂而皇之的掠夺劫杀,消灭了中国农村自治的传统基础。而那些歌颂着大救星的农民“打土豪分田地”的梦还没做够就被夺走了土地、进而被夺走了耕牛、农具,被迫一步步走进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成为没有财产权、没有自主权的现代农奴。又一个“公私合营”,消灭了资产阶级,凭空就把城镇工商财产划入共产党的口袋。而那些被“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经文忽悠得轻飘飘的“老大哥”们,好久都不明白自己变成了“一切属于单位”的现代工奴。至于“知识分子”,儒家传统的“修齐治平”美梦更变成了“臭老九”的噩梦,遭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侮辱。

中共的“中国梦”有几个层次:刚开始,是作为共产国际一个支部,得到足够的卢布以马列主义传教士的姿态挤入政治舞台;然后建立“苏维埃”国中国、分裂割据、占山为王;接着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借日寇入侵与“国共合作”之机,在苏联支持下颠覆民国取得政权;然后是消灭其它阶级、构筑起一个中共独大独霸的特权阶级。毛泽东的“文革”更是企图由此成为独步古今傲视天下的红色教皇。如今习政权高唱的中国梦,充其量也没能超越老毛,只不过是想在“红色江山代代传”的基本原则上把国力增强到独霸的地位。说穿了,这种“中国梦”就是“中共梦”、就是中共几个独裁寡头私心、野心的表达,与中国民众何干?

要实现中共梦,就得进一步控制住中国民众,形成一个超级强权,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之大成,把十三亿人“拧成一股绳”,绝不容许“自由化、民主化、多元化”等“外来势力”的干扰,也不容许海盗船上的成员私分赃物暗藏财宝,更不容许任何人挑战匪首的权威。这种强权主义的“中国梦”自然会有人激赏,一如当年的某才子慨叹:“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简而言之,中共鼓吹的“中国梦”不但不是民主的前提,而且是排斥民主的专制主义。如果追随这样的“梦”可以理解为走向民主的必经之途,那么有什么理由去谴责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宾拉登、卡扎菲、和ISIS?这一类狂徒的“X国梦”与中共的梦有什么本质区别?

中国的国情摆明了是官民对立。中共霸占全部国家机器以维护官僚特权阶级的绝对统治,必须使全民绝对服从;但民众为了自身利益与人格尊严势必奋起反抗,绝不会认同统治者骑在头上于取予夺的特权。

如果反抗是为了换个位置、打天下坐天下、改朝换代,奴隶翻身当奴隶主,那么这种造反与民主当然没关系。中共的“革命“就是这么回事。可叹某些“民运人士”的民主居然认可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合理性”,其素养竟然陷于这种泥潭而无力自拔。

民主制度就是防止国家公权力为“少数人所得而私也”。民主是个梦,因为人们对它寄予无限的期望,但民主制度至今只能给人们十分有限的好处,它永远也达不到完美的梦境。

对于专制国家的既得利益者来说,民主没有好处,只有祸害无穷。所以民主制度几乎不可能通过与专制统治者“研讨”、“洽谈”而产生。所谓改良主义者,难免没有脚踏两只船、偷分一杯羹的猥琐心理。

对于相当多的“中国梦”寻梦者,有必要劝他们清醒一下头脑。要想收回钓鱼岛,不如先收回钓鱼台。国家主权在党不在民,公民权利被剥夺得一干二净;根本没有知情权、表达权的“屁民”,安知“肉食者谋之,又何间耶?”唯有推翻专制政权、实现民主宪政之后,你才有可能通过使用公民言论出版、组党结社、参选选举、参政议政之权,去努力实现你的“中国梦”。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