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平 汤一心: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分享給朋友

 

文/李一平 汤一心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专制政权的制民之法主要有三种: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武力控制。

现在大部分的思想控制手段已经失效,任何想要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得到真相。经济控制也非常微弱。少数利益集团攫取了绝大部分财富,中下层人民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很难实施经济控制。现在剩下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就是武力控制,武力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堡垒。没有切实可行的化解武力的战略和策略,任何运动都只是一次情绪的发泄,任何革命都只是一场集体的赌博。所以有志之士一定要谋定而后动。

中共暴力及其限制条件

中共用来镇压民众反抗的武力主要有四种形式:

公安警察:由地方政府和上级公安部门双重管辖,主要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地方政府有自主调动警力的权力。这是中共暴力机购中武力最弱的一个单位,他们的训练和装备都不足以应付较大规模的反抗事件。

防暴警察:由从公安和武警中抽调的人员联合组成的机构,主要用于反恐、对内阻吓和镇压比较温和的较大规模的地方性的民众反抗活动。地方政府有调动防暴警察的权限。

武警部队:也是由地方政府和上级武警机构双重管辖,但是武警部队有相对独立的权力,地方政府没有完全的控制权。武警部队拥有少量的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因为他们的主要功能只是对内镇压、边防巡逻,所以他们的装备和战斗力是无法与正规国防军抗衡的。

解放军:这是最强大的武力。从名义上说,解放军是国防军,主要的任务是保护国家免受外国侵略。但是专制集团从一开始就让国防军成为镇压人民、维护统治的最后的武力保障。只有中央军委才有调动解放军的权力,任何其他的中央政府机构和地方政府都无权调动军队。

据估计,中国的武装力量人数达800多万之多。其中公安和防暴警察接近400多万,武警150万,解放军230万。所有这些力量名义上都由中共指挥,都可以用于镇压民众的反抗。

与民众的反抗的力度和规模相应,中共的武力镇压的力度分为四个层次。

如果发生个人的、或小规模的群体反抗事件,就由地方政府调动公安警察来实施镇压。

如果发生较大型的但是暴力程度不高的地方性抗议活动,地方政府就会调动防暴警察来阻吓或镇压。什邡事件中,当地政府就动用了防暴警察。虽然防暴警察也配备了有杀伤力的轻型装备,但是主要用于反恐,在镇压的过程中一般只会使用盾牌,警棍和催泪弹一类的非杀伤性的武器。

但是由于这个部队的人数不是很多,当反抗事件的参与者超出一定的规模,或者反抗事件的中有激烈的暴力行为出现的时候,地方政府就会调动武警部队来镇压。例如贵州的瓮安事件,湖北的石首事件,地方当局就调动了武警部队去镇压。在镇压过程中,武警部队会使用轻型杀伤性的武器,如手枪、步枪,所以一旦武警介入,反抗群体就有可能会有小规模的人员伤亡。重型武器如装甲车和机枪主要用于阻吓和控制场面,一般不会运用,因为一旦运用,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伤亡,造成非常强烈的、难以预料的政治后果。一般来说,地方政府没有权限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力,也不愿意冒这样的政治风险。

如果出现全国性的反抗浪潮,很多地方政府就会被瘫痪,整体专制政权就无法实施有效统治。 这种状态拖延得越久,政权的统治合法性和有效性就越低,所以中共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解决。 一般来说,他们首先尝试采取政治解决的办法,而不是立即就动用军队来镇压。

并不是说中共不想动用武力镇压,以他们的邪恶本性,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绝对愿意大开杀戒。他们之所以不敢随意动用军队来镇压民众,实在是形势使然。中国是个大国,军队体系也十分庞大,除了有陆海空和二炮部队四大系列之外,又分为八大军区和很多个军分区,分别驻防在全国各地。在虽然中央军委名义上有权调动军队,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必须争取到所有大军区实力人物同意之后,才敢调动军队,因为如果有些军区不同意,就面临着军队分裂和内战的危险。

同样的道理,当军队没有表态的时候,武警和公安部队虽然有足够的人力和装备实施大规模的血腥镇压,也不敢贸然动手。因为同解放军相比,武警的战斗力只是业余水准,公安警察更是等而下之。如果军队意志统一,只需要少量军人就可以镇压大批的民众;如果军队意见不一致,千军万马都无用武之地。所以专制政权表面上拥有强大的武力,但是这些武力是互相牵制的,但是并不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加以运用,而是要通过政治手段在内部完全整合意见之后,才有行动的能力。

1989年中共调动军队到北京之前,就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内部整合。即使只有个别有实力的军人表达不同意见或抗命,也会推迟整个的镇压计划。尽管当时邓小平杨尚昆王震等中共元老在军队中有非常高的威信,他们也必须在争取到各大军区实力人物一致同意之后才下决心开始武力镇压。89运动之所以能够坚持56天之后才被镇压,原因就在于此。现在的习李诸人在军中的影响力已经远逊于邓杨,要想调动军队对内镇压就更加不容易。

抑制政权的暴力倾向

暴力倾向可以分为两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和主动型的暴力倾向。

什么是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呢?那就人在受到暴力对待的时候,会刺激起他们使用过分暴力加以还击的决心。但是当他们完全没有受到暴力对待时,这种反应型的暴力倾向就无从发生。反应型的暴力倾向是任何权力机构和个人都具的,非中共所独有。

什么是主动型的暴力倾向呢?就是即使在没有遭到他人暴力攻击的时候,也不惜使用暴力来攫取或保护自己的利益或权力的倾向。这种把暴力当作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的倾向就是专制政权包括中共所特有的暴力倾向。即使反对派绝对没有使用暴力的意图和行为,他们也要用暴力来实施镇压。

一般来说,从在革命开始到中共下达大规模镇压命令之前这段时间,中共地方政府表现出来的暴力倾向主要是反应型的。武警部队和解放军官兵尤其是中下层官兵是一般来说是不会主动出击,对革命民众打开杀戒的。地方政府没有权力也不敢下令进行大规模的屠杀。所以在这个阶段,革命的动员者和组织者要尽量约束民众的过激行为,避免对武警和军队官兵造成刺激。

但是一定会有很多地方政府的主政者会使用小规模的暴力手段来刺激民众,让民众与警察和武警之间的暴力不断升级,为他们进行大规模的镇压制造借口。此时革命阵营的组织者一定要方寸不乱,该进则进,该退则退,一定不要让暴力冲突失控。因为一旦失控,损失最大的总是民众和革命阵营。要能忍受局部的牺牲,才能取大全局的胜利。

中共是具有主动型暴力倾向的政权, 革命爆发之后,他们在采取政治手段的同时, 也会马上着手部署武力镇压。前面讨论过,中国的军队虽然庞大,但是如果不能得到军队的一致支持,中共不敢贸然采取大规模的镇压措施。所以革命爆发之后,革命阵营要与政权争夺军队的支持,以民意赢得军心。只要军队不采取大规模的镇压行动,革命就有机会成功。在军队保持中立和倒戈的情况之下,中共的主动型暴力倾向就没有实施的现实基础了。

限制地方政府暴力倾向的策略

革命爆发后一段时间,革命民众所要面对的暴力主要是由各级地方政府实施的暴力。在这个阶段,公安警察、防暴警察和武警将是主要的暴力政策的执行者。前面分析过,由于军队还没有表态,所以地方政府及其武力机构不可能会采取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伤的暴力措施,但是小规模的以阻吓、刺激为目的的战术性暴力措施是会发生的,也会造成革命民众的伤亡。我们的策略的主要目标就是把这种伤亡降低到最小限度。

最有效的阻止地方政府实施暴力的办法是最大限度动员民众参与,形成最大的革命声势,让政府官员觉得政权已经风雨飘摇,因此放弃抵抗;让警察和武警受到革命的感召,消极怠工甚至拒绝执行镇压的命令。89年运动的高潮时期,很多地方政府官员都出现了观望心理,有些地方政府官员甚至邀请从北京回乡的学生介绍北京学运的情况。邓小平不得不要所有省级主要负责人纷纷公开在报纸电视上表态支持中央决策,才制止了各地官僚队伍的摇摆态度。下一次的革命规模将会远远大于89年,而中央政府的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将远远低于89年,地方政府官员的摇摆甚至弃船心态将会非常流行。革命的规模越大,官员的抵抗意志就越弱,暴力镇压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为了阻止暴力镇压,各地的志士团队要最大限度地动员民众参与革命。

但是在全国众多的地方主政者当中,一定还会有一些不识时务的贪官;在众多的警察武警之中,一定会有些心态邪恶的污吏。一定会有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以武力来阻挡革命的洪流。对于这些人,革命者则可以有针对性地实施心理攻势甚至实际控制。

1,心理攻势

在革命爆发之前,各地的有志之士要非常小心地收集当地县市、地区和省级主要政府官员的个人资料。搜集资料的工作最好独立进行,而且尽量利用公开的资讯,因为收集已经公开的资讯不会引起注意。每个人尽可能地搜集,到革命爆发是大家集合各自所有资料,就会形成较完整的资料库。革命之后还可以通过广泛的群众动员来把资料补充齐全。

主要官员的包括:正副党委书记和正副省长,正副市长,正副县长,大城市的正副区长,各级公安局正副局长,各级政法委主要头目,当地防暴警察主要负责人,当地武警总队主要负责人。

收集资料范围包括:官员本人及其近亲属的照片,住址,工作机构,电话,电邮,其他互联网通讯联络资料。

心理攻势的方法是,革命开始时,向全体革命民众公布主要政府负责人及其近亲属名单及其工作机构,本人及家属联络方法,然后发动群众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互联网向他们传达信息:

第一,从他们自身的利益考虑,上策是与革命队伍合作,宣布解散中共地方政府,还权于民,成为革命功臣,将来可以将功补过,赎官场多年贪污渎职之罪。

第二,中策是消极等待,骑墙观望。革命成功之后虽然罪不至死,但是还是要为多年的贪渎接受审判。

第三,以武力镇压革命者,无论革命的结果如何,革命之后要么招致革命者加倍的报复,要么受到正义法庭最严厉的惩罚,绝无侥幸逃脱的可能。

同时,要把这样的信息张贴于大街小巷,让所有的官员、警察和他们的家属都能够看到,向有心向善者指明道路,对有意作恶者形成心理威慑。

2,实际控制

革命动员必须非常迅速的方式进行,快速聚集大量的民众占领街头,包围重要的政府机构,这是革命的主要阵地。但是还有一个工作也需要同时进行,就是趁中共地方政府的官员还没有部署好武力镇压之前,擒贼先擒王,对前述的主要官员(除了武警总队指挥官之外)实施人身控制。当然不能指望各地的革命团队都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如果有能力就要尽量做。这样可以减少他们实施暴力镇压的机会。

在对官员实施定点控制的时候,有几个个问题需要注意:

第一,除非武警部队已经开始大规模屠杀,不要直接对武警部队的成员包括指挥官实施人身控制,因为那样可能会激起武警官兵的反感。稍有不慎,不仅不能控制暴力,反而会刺激他们采取暴力镇压行为。武警作为一支正规的部队,具有强大的武力,是革命阵营争取和团结的对象,要把他们与其他地方政府官员区别对待。

第二,对官员之可以采去临时性的人身控制,无论他们过去的作出过多少恶行,都不要对他们造成人身伤害。控制的目的是减少他们作恶的机会,而不是报复和惩罚措施。如果对他们法外施刑,就会被中共宣传机构大肆渲染,把革命群众说成是暴民。这样会影响军队和武警官兵对革命的态度,增加赢得军心的难度。
第三,对这些官员及其家属的控制,要采取围而不打得策略,并且彻底切断他们与外界沟通的渠道,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在革命的力量之下,成为孤立无援,丧失权力的人。围困的地点,则既可以是他们的住所,也可以是政府办公地点,最好不要是其他地方。如果把他们限制在其他地方,武警和军队官兵就有可能认为革命阵营在实施暴力绑架,这样会增加他们武力镇压的可能性。

大家必须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就是中国这么大,一定有些地方的革命形势不会尽如人意,一定会有些地方的革命者会流血,也一定会有地方的民众会采取激烈的手段对付贪官污吏。民主阵营的革命者必须信念坚定,心如磐石,不要让小规模的暴力镇压打乱全局部署,不要让一些地区的特殊情况影响全国的大战略:那就是以民意赢得军心。

以民意赢得军心的战略

古今中外的专制政权的都是一样的:以军队的武力作为统治的后盾。但是推翻专制政权的方法却在变化。70年代以前的革命者大多组建自己的军队来消灭统治者的军队。后来各国的军队都实现了现代化和专业化,其武器装备、技能训练和后勤供给都非常复杂,革命者根本不可能组织一支可以与现代化军队抗衡的新军队。在这种情况下,老式的革命战略就不能奏效,必须实践新的战略。这种新战略就是“以民意赢得军心”,用大规模表达民意的方法把现有的军队争取到革命阵营中来。依照这种战略,不需要经过内战、甚至不需要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就可以完成革命。这种战略也应当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最基本战略。

可以说,现代革命实际上就是一场革命者与统治者争夺军队支持的心理战。统治者在名义上有指挥军队的权力,但是这种权力在革命大规模的爆发之后变得很不稳固,因此统治者的主要战略目标就是确认和稳定他们对军队的指挥权;革命者的主要战略是运用各种可能的方法让军队不再效忠于统治者,转而支持革命民众,至少也要在革命民众与统治者之间保持中立。

如果革命者能够赢得全部军队的支持,革命就可以相当和平地完成;如果革命者只能赢得部分军队的支持,可能就要面对内战的风险;如果完全不能赢得军队的支持,革命就要失败。所以争取军队支持是革命者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所有其他的工作都已争取军队支持为目标,凡是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事革命者都要尽力去做,凡是不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就要尽力避免。

这个战略包含两种主要策略:基层路线和上层路线。基层路线是指用大规模动员民众的方法对军队整体展开宣传攻势,使军队整体尤其是使中下级官兵接受革命阵营的感召,对中共的指挥权产生抵制情绪。上层路线是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让军队高层放弃对中共政权的支持,站到革命阵营一边。

赢得军心的基层路线

基层路线就是大规模动员民众参与街头革命,让民意得到充分的表达,让军队感受到民意, 以民意赢得军心。参与抗争的民众越广泛,阶层越全面,地区越多,对军队的影响力就越大。中国的军人来自社会各阶层,绝大多数中下层官兵来自农民和工人阶层和市民阶层,因此无论是在利益上和感情上都与农工和市民阶层是一致的。而这几个阶层正是受中共政权之害最深的社会底层,也是革命者需要动员的主要阶层。只要这几个阶层被动员起来参与革命,中下层官兵的军心就一定会动摇。

当所有阶层都被动员起来,全国各地的民众废黜或瘫痪当地的地方政府之后,就会形成一种两个阵营对决的事态:一方是中共中央政权,也就是统治集团的核心,几百个大贪官家族,几千个中级贪官家族,和几十万个小贪官家族;一方是全国13亿农民、工人、小工商业者、知识分子。这个时候,军队就要做出选择:是支持一小撮贪官污吏,镇压13亿人民,还是站在人民一边,把贪官污吏集团绳之以法。只要革命者不犯大的策略错误,军队一定会支持13亿人民!因为对军人来说,支持民众比支持贪官不仅更加合情合理,而且更加容易实施– 军队不用执行大屠杀的命令,也不用担心分裂和内战 。

当全国民众都参与革命之后,民意就得到了体现。有哪些具体方法来赢得军心呢?具体方法非常多,这里列举一部分例子:

1,动员所有军人家属通过各种方式向军人传送革命信息,要他们尽量不参与镇压,即使不得已参与镇压也不要向民众开枪。

2,设计一系列专门针对军队的标语和口号,在军队路过的地方广发张贴标语,并组织民众向军队呼喊口号。

3,凡是军队驻扎的地方,尽量组织民众去进行慰问。

4,在军营周围大洒揭露中共罪恶,宣传革命理念的传单。

5,退伍军人身穿军服向现役军人宣传革命理念。

6,与多数军人一样来自农村的民工和农民向军人宣传革命理念。

7,老年人向军人讲述中共之历史罪恶。

8,访民向军人讲述中共贪官污吏的罪行。

9,用高音喇叭向军队广播。

10,革命团队组织最好的写手设计好多种针对军队动员的传单、广播稿、标语和口号。

革命阵营领导者从一开始就要禁止任何不利于赢得军心的举措和行为:

1,禁止革命民众实施攻击性的、造成严重人身伤害或过分财产损失的暴力行为,无论是针对持不同意见的普通民众,还是针对警察、武警或官员。

绝大部分的正常人都有对弱者的同情心和保护受害者的愿望,大部分军人也是如此。所以革命群众要尽量避免让军人产生错误的映像,认为革命民众是施暴者而中共官员及其爪牙是受害者。相反,我们要尽量让军队认识到革命民众是受害者,而中共官员及其爪牙是施暴者。所以当政府官员使用暴力对待革命群众的时候,我们只能尽量采取防御性措施,而不要变为暴力攻击者,更不要主动造成对方人身伤害。

在受到暴力对待的时候能够克制报复心,绝对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智慧的显示。只要军队还没有一致表态支持中共实施武力镇压的措施,中共就不敢大规模地血腥镇压。这种时候,他们的暴力行为都是零散的、挑衅性的、有时候是在过分惊恐的情况下作出的错误决定。这些暴力不能阻止革命,如果我们应对得当,反而会引起更多的民众投入到革命阵营,反而增加军人对中共的反感。

当然,中共政权的小规模的暴力也会给革命者造成人员伤亡,这时候最容易产生报复心。但是成熟的革命者一定要抑制住报复心理,通盘考虑,计算得失:我们报复举措让军队更加靠拢中共政权,那么就会招致革命阵营更大的人员伤亡;表现克制和自我约束让军队更快支持革命阵营,则会缩短中共作恶的时间,减少革命阵营的人员伤亡;更何况,在中共垮台之后,革命阵营有充分的时间来对实施暴力的官员和爪牙进行正义的审判,又何必急于一时呢?革命时期,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报复中共的恶行,而是推翻中共的政权。一切行动都应当服务于这个目标。

2,绝对禁止对于军队的攻击行为,无论是语言上的攻击还是实际行动都要禁止。很多人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见解,认为军队就是中共的军队。这种情况下,就容易表现出对军队的敌对情绪。所以要对革命民众宣传这样一种观念:军人是人民子弟兵,军队是我们的军队!只是中共窃取了军队的指挥权,我们要从他们手中把军队争取过来。对军队发泄不满只能把军队推向中共,加固中共对军队的控制能力,对革命没有半点好处。

军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虽然大部分军人不愿意镇压民众,中共也会在军中找到一些败类,让他们做出挑衅性的、战术性的暴力举动,引起革命阵营和军队之间的隔阂。对此革命阵营要非常提防,不可上当。不能把这样的由部分军人做出的零星的暴力行为当作是军队全体的责任,进而对军队全体做出激烈的谴责。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策略是把责任归咎于中共,然后呼吁军队为了维护自身的荣誉,严厉约束全体官兵,使之免受中共官员的欺骗和愚弄,沦为为中共贪官污吏集团看家护院的家丁。

赢得军心的上层路线

当革命在全国各地展开之后,就会形成两个层次的革命领导机构,一是地方革命阵营的领导机构,一是全国革命阵营的联盟。这两个层次的领导机构都可以展开对军队高层的策反工作。在革命力量形成稳定的组织架构之前,上层路线是很难开展的,因为军队上层一般不会与没有真正政治实力的团体和个人商量政治问题。

与任何策反策略一样,军队高策的策反的基本原则不外乎四句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陈之以害。因人制宜,把这四条原则杂而用之,是策反的最佳方法。

绝大多数人都是感情动物,但是在军队做到高层的人,对感情的控制能力一般会非常强,有些甚至完全丧失了正常人的感情。但是总会有少数高层军人多少还保留一些可以被感动的能力。对这样的人就要动之以情:用沉痛的语气,感性的词句陈述中共暴政对百姓的剥削、欺压,激起他们对中共政权的厌恶心;陈述中共暴政对革命民众的残酷和血腥,激起他们对革命的同情心。

怎样晓之以理呢?就是向他们传播民主理念,让他们明白民主是世界潮流,也是中国人心所向,不可阻挡。革命爆发之前 对这些人讲述这些理论是绝对没有作用的,但是当革命大潮汹涌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会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不仅升斗小民喜欢随大流,达官贵人也有这种倾向。有革命运动作为背景,民主理念就容易被接受。

趋利避害是人的共同心理,那些没有感情也没有信念的人趋利避害的心理特别重。对不能以感情打动,不能以理念感召的人,就要诱之以利,陈之以害。如何诱之以利?任何支持革命的军官都会得到民主政权的提拔和奖励,在旧体制下所犯的罪行都会被宽恕。如何陈之以害,任何反对革命的军官都会面临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联合清算,国内外的财产会被没收,贪污腐化的罪行都会被公布。如果革命成功,新政权一定会对反对革命军官进行清算;即使革命失败,也会让他们身败名裂,蒙受巨大财产和名誉损失。

外交途径和上层路线

各个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也会投入策反军队上层的工作,这既符合他们国家的长远利益,也符合他们国民的民意。从历史上看,自80年代后期开始,当一个国家的人民起来反对专制政权的时候,民主国家无不站在革命人民一边。即使他们在革命发生之前与专制政权保持良好关系,只要革命一开始,他们就会马上抛弃专制统治者。韩国的全斗焕政权、菲律宾的马科斯政权、印尼的苏哈托政权、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权、也门的萨利赫政权都曾经是西方民主国家在外交上的盟友,在民主革命中都被西方抛弃。若从外交关系而论,中共政权与民主国家的关系远不如上述国家,甚至一直是被民主国家当作敌对势力对待的。只要中国人民的民主革命大潮一起,西方国家一定会尽力推动革命成功。

现在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绝大多数中共高官都在向海外转移财产和家属,具体财产数额和家属人数中国老百姓不知道,但是那些目的地国家的政府一定对这些情况了如指掌。举例说明,加拿大法律规定,从海外进入加拿大的资金如果超过一万加元,就要报联邦皇家骑警总部备案。数目越大,对资金来源和用途的监控就越严密。单凭这条法律,就让中国贪官污吏转入加拿大的资金无所遁形。其他制度完善的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而中国贪官污吏的资产绝大多数都流入了这些西方国家。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军队高层的腐败也是一日千里,他们的资产和家属也多数转移到了西方民主国家。有了这些条件,将来西方国家要想策反中国军方高层,应当不会太难。

当然,中国国内的革命形势和民意是赢得军心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国内的策反根本无法展开,西方国家也不会主动到中国冒险策划一场没有中国人民支持的政变。只要我们把全国各阶层的民众充分动员起来,无论是争取中下级官兵的支持还是策反军方高层,都会水到渠成!

中国现有800万武装军警人员。在革命爆发之前,这800万在中共的掌握之中;革命爆发之后,这800万的归宿就成了未定之数!大家千万不可被中共现在的武力所吓倒,只要我们把民众动员起来,把民意充分显示出来,军队和武力就会回到人民的手中!大家一起努力!

 

原载《民主中国》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