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中国与民主选举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民主制度与专制的根本区别,就是政权的合法性;是主权在民还是主权在官,是民众来核定官的资格还是官来决定民的”资格”及生死存亡.无辜被剥夺了”人民”的资格而被迫害践踏的中国”人民”有多少?有估计非正常死亡超过八千万,恐怕还不止.因为具体数字还是”国家机密”,不许公布,显然对统治者不利.

辛亥革命创建亚洲第一共和国,也就立起了民权至上的共和法统.由于历史的动荡反复,民国的宪政阻碍重重.但民国始终没有否定民主共和的法统和宗旨,而且一直在推动各个层次的选举.退守台湾后,也从1950年代开始了地方政府的选举.可见,之所以台湾能达成”宁静革命”的宪政成功,而大陆无法迈出泥潭,根本问题在于中共政权是一个以特权为目标与民主制度为死敌的暴力机器.诚如先贤所言:民国政府于民主是多少的问题,中共党国于民主是有无的问题.

中共统治集团内部也不断出现反叛专制追求民主的力量,但由于特权利益的关连,绝大多数既得利益者是不敢也不愿离开这条海盗船的.入党为当官,当官为特权,特权为腐败,这就是共产党专制的宿命.所以,今天中共的反腐败等于罪恶滔天的匪首要在海盗船上清除一贯烧杀掠夺的犯罪分子以示高洁,这纯粹是扯蛋,失去了腐败分子,还能剩下几个支持中共的笨蛋?

发展迅猛的底层民众维权斗争已经逐步淘空了对特权的支持,乌坎村民用选举走出了争取民权的伟大一步.它的连锁反应是难以阻截的,包括上层人士,也会由于找到了民间的立足点而放马出山.

选举,——-公民能行使投票选择权利的,可以自由竞选的,有自由媒体追踪的公开普选,不但是民主革命所追求的远景,也往往就是民主化起步的途径.

中国大陆在某些范围也有过带病毒的选举.例如文革时期,”革命群众”选举群众组织头领和基层”三结合领导班子”的投票,并不罕见.动员居民随大流跟着投一票,算是参加”人民代表”或”村领导”的选举,也不是新闻.谁说中国人没有兑现民主的水平?只需消除那些红色病毒就得了.

被某些人鄙视为”维护农奴制”的西藏人,踊跃参加了流亡政府安排在世界各地和部分内陆藏区的选举,公开又公平,真值得大陆上下反省一下:到底是谁在施行剥夺民众权利的实质上的奴隶制度?被称为主人的中国大陆人民与奴隶相比究竟有多少可值得骄傲的公民权利?

被一些专制走狗污蔑谩骂的香港人民,为争取普选进行了长期卓越的民主斗争.中共操纵的傀儡戏越来越没有市场.中共党魁大概也没有胆气说香港民众缺乏实现民主的素质了.什么”四坚持’”五不搞”只不过是山大王的圣旨,朝它磕头,你傻绝了.

大批大陆游客涌向台湾,领略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底蕴,也感受了民主阳光的温暖.回到大陆,对比之下,还可以对这个一不中华二不人民三不共和的国度有新的认识.

今天,大陆的独立参选人被当成威胁中共政权的敌人,被打击迫害.但到了明天,获胜当选的民主政府官员,没有权利剥夺任何政敌的公民权利,包括公开反对政府,”妄图颠覆政府”的每一个当然的人民.这也是专制与民主的区别之一.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