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1998年,中国民运海外组织的发起人王炳章潜入大陆推动民间组党,继而始大力宣传革命,主张推翻中共,重建共和。2002年6月,王炳章在中越边境遭中国军队绑架,2003年2月,广东法院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王炳章的行动不但戳到了中共的要害,也突破了”民运”保持多年的改良主义路线.是”告别革命”还是发动革命,是承继毛式革命还是辛亥革命,茉莉花革命,渐成关注与争论焦点.

曾为海外主要民运组织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采取了推动民运向组织化,本土化,革命化逐步转型的方针.

2000年,中国民主联合阵线通过决议,鼓励各基层组织转入[中国民主党]体系,以支持国内民间组党运动.同时,开始探索在国内组建民会,以支持国内民众维权斗争,并促使其向民权运动发展.

2005年8月20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第五次代表大会暨中华民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美国召开.会议发表的公报指出:

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是旨在彻底结束专制以实行民主的政治运动,是广大民众为争取和维护自身利益,维护权利与尊严,而作为受害者一方直接参与的社会运动;同时,它也是中国社会的先进分子为国家为民族为真理而进行的群体斗争.中国民主运动是延续百年而尚未成功的民主革命.

随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崩溃,民主人权观念的普及更新,使专制集团面临无法解脱的压力.信仰信任信心的破灭,”改革开放”变成”第二次掠夺”,官僚特权阶级的腐朽霸道及由此而激起的民怨沸腾,使中国的社会危机日益严重,这危机的关键是官民对立与政权非法.

中国大陆人民与其他地区的人民一样有权利也有能力在中国实行民主.近几年来,民众为切身利益进行的维权斗争已形成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奋起抗争的广大民众组成了中国民主运动的主体.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任务是联合一切反抗专制腐败的正义力量,使老百姓以各种形式组织起来,自主自立自助自救,推进公民社会的形成,确立主权在民的法理意识,以公民政治取代强权政治,以全民普选来从下而上地建立民选的合法政府,实施民主宪政.

 

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战场在大陆城乡,”海外民运”只是中国民主运动延伸在海外的组成部分,其群体只能是附属于中国大陆民运的支援者.海外民运人士来自故乡来自民众,要关心祖国同胞的命运;要以本土化组织化的措施增强力量,把民运工作落实到具体的地区和项目.为此,大会通过了对组织的结构调整.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是以”重建共和,再造统一”为宗旨的政治团体,将继续努力促进海外民运团体进一步的联合,加强与大陆各地区民主力量的结合及与国际进步力量的配合;并以和平革命的主张争取官方成员弃旧图新,以民主统一的主张制止海峡及大陆紧张地区轻启战端.让中华解脱专制暴力的重压,永沐自由和平的阳光.为此宏伟的目标,中国民主联合阵线将进一步打破组织围墙,为民运力量的集结铺平道路,并通过将国内工作纳入中华民会的组织系统,以加速回归本土的步伐并为国内民运组织的一体化打下一个基础.

会议公布了[中华民会]章程:

1. 中华民会是中华各地区民众及旅居海外的华人自发成立的民间组织.2. 中华民会的宗旨是通过民众交流和互助方式, 维系同胞情义,维护民众权益,形成自立自主的公民社会.促进社会进步.3. 凡赞同自由民主平等公正的华人华裔,皆可加入中华民会.4. 各地民会成员可自行组建区域性组织,并制定组织规则,推举领导人.5. 各地区中华民会通过交流合作,由下而上形成组织系统.

 

中华民会是以中华各地区分会为主体组织系统的民间自救自助团体.它关注民生问题,也自然涉及争取民权的斗争.面对大陆官方以民为奴与民为敌的冷酷现实,各地民众已经提出了强烈的民主要求,但尚无明确的途经.而民会就是要为绝望的民众开拓一条合理可行之路.民会着眼于建立民主法制的基础工程,着力于通过民间的社会活动,让走投无路的弱者群体自强自立,让无权无势的劳工大众成为国家主人,把人欲横流弱肉强食的角斗场变成平等公正自由祥和的乐园.民会与官党对立,但也要鼓励官员党员为老百姓多做好事.民会否认非民选政府的合法性,但并不否认既成事实政府的有效性以及一切利民措施的价值.民会要站在老百姓立场上采用有理有利有节的方式争取和平地实现民主化的历史变革,使百姓生存有保障,生活有幸福,生命有价值.民会也要把所有民众关心的事囊括在日常组织工作中,民会的活动要丰富多彩,令人喜闻乐见踊跃参加.在不安全地区,民会主张”公开者不做事,做事者不公开”,绝不轻易冒险.会员遇难,组织必须全力营救.海外地区的民会要积极涉及侨社活动,给那些在生活工作身份旅行等方面有困难者给予关怀帮助.民会要尽快在更多的地区设点创会,让所有的会员走到哪里都有同道会友的关心照顾.

2007年元旦,中国民主聯合陣線发出致大陆同胞公开信[民主變革之路],指出:

我們常聽说的“中國特色”是什么?

至少有以下几點:

1.太多的事情是政府“管”出来的。例如古今中外獨一無二的“計劃生育”、以及對宗教信仰活動的幹涉,造成了數不勝數的人間悲劇。

2.政府該負責解決的问題却不管。例如上訪申冤者求助無門,甚至連上訪都成了要被打擊的罪行。还有环境汙染等问題,已严重威胁到民衆的生存。

3.政府成爲黑社會的後台。例如無數由商家打手实行非法拆房圈地的惡性案件都是有官方背景的,甚至得到武装部隊的支持。

4.政法部門成爲牟利機器。例如故設關卡重疊收費外加索取賄赂,包括治安、司法、教育、医療等部門風行的雁過拔毛。

5.政府不受法律制约,也不受社會監督;所有法律都是對下不對上,權势可以压倒法規。民衆和媒體無權了解情況,記者、律師的正常工作常被阻撓。

6.有關政府部門的一切信息、甚至最普通的社會信息都會莫名其妙地被列入“國家機密”,對傳遞信息者動辄便以“泄密”罪严厲懲罰。

7.政法各部門機構的設立和人事安排都由負責人的權势決定,既不通過納税人的同意也不受制于什么人大會議表決和國家財政預算,工资缺額與附加收入都强行“取之于民、用之于官”。

8.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不但没有具體保障,而且如同故設的陷阱,無數公民只因行使法定權利而被定罪判刑。

9.在政府被一個政党完全控制的同时,还要另設一套甚至不止一套党的班子以淩駕其上,不但使“食禄者”倍增,而且实際上取代了政府。但這種实際上顛覆政府的體制却成爲统治集团堅持的第一原則,凡反對者都難逃被冠以“顛覆國家罪”而遭懲罰的厄运。

10. 中共可以信口雌黃地汙蔑中國人民“不夠水平”,並以此理由禁止民主選舉。而在人均文化程度相對較低的農村,却可以進行村民選舉。不過,村民選舉只是一種形式,選舉是被党的機構严格控制的,選出来的村民代表也必須服從党機構的所有控制。如果出現某些“有水平”的当選人爲村民利益而拒受党命的情況,有關權力部門便會視其爲敵必行懲罰。

類似的“中國特色”何止千萬;這些“特色”可歸結爲三大條:

一.官僚特權階级造成的官民對立是中國大陆社會的基本矛盾。

二.權大于法、重權輕法、有特權便無法治,是社會亂象不止的主要原因。

三.主權在党官,政權非民授,政府的非法实质,是國家危機所在。

這三個“中國特色”已有五十多年厲史,但在許多年前还不太明顯,还有政教一體的意识形態支撐。然而,隨着“文化大革命”的破産和“共産主義运動”的崩潰,隨着中共掠奪“全民所有制”所積累的公衆財産和瓦解基本社會福利體系而造成的階级對立,中共已成爲徹底的利益分贓集团,中共党國政權已成爲没有法理依據的伪政府,堅持專制特權與恐怖统治的中共已成爲全民公敵;它的罪惡形象經“六四”血腥屠杀已經定型。

好几個中共首腦都说過“如果翻船,我們都得掉腦袋”之類的话,這说明中共明白自己是賊船上的罪犯,有今天没有明天;所以,窮奢極侈醉生夢死的贪汙腐化已如洪水泛濫,卷款外逃之門也越開越大。——

在過去的两年中,針對官家鬧得雞飛狗跳的賣廠下崗圈地拆房,民衆的維權鬥爭迅猛發展,爭回了相当可觀的權益。但也有許許多多老实巴交的百姓被欺負到家破人亡,忍氣吞聲度日如年。經驗告訴我們,各地區各民族老百姓必須互相照顧团結合作,聯合起来才有力量,組織起来才有效果,進退有方才會獲勝。廣大民衆與中共官僚特權集团的鬥爭在实质上是對敵鬥爭,必須重視保護自己,要對專制暴力有清醒的估計。“六四”的教训之一便是:莫幻想中共會心慈手軟。

到什么时候中共才會放下屠刀?只有到了民衆組織力量足夠强大的时候;千夫怒指、萬民揭杆的民權运動必將迫使中共政權從下而上地倒戈,變聽從于党爲服從于民,變党主政體爲民主政體。

變專制爲民主,才有百姓的前途。民主變革的主導者和主體,只能是老百姓自己。通過億萬人投入的民主运動建立公民社會,在其基礎上实現民主憲法政,是一條最直接、最合理、最和平的道路。

在海外活動的民运人士,面臨國內的滿城風雨,應該無條件地迅速聯合起来,统一步伐,把工作落实到國內,竭盡全力支持同胞的伟大鬥爭。

2011年1月18日,以”结束专制,再造共和,自由发展,民主统一”为宗旨的【自由中华联盟】在曼谷成立。其文告指出:

【自由中华联盟】是为继承和完成中华百年民主革命,为联合各方志士仁人组成有效运作的政治力量而搭建的平台。我们——首批发起人,虔诚以盼,虚席以待,望能抛砖引玉,搭桥引渡,求得天下豪杰齐来聚义、共襄盛举,以山集群峰之气势、海纳百川之气度,击掌为盟,联手成军,汇亿万民众之意志,解困苦苍生之倒悬,此空前绝后之伟业,有志者自应当仁不让;此刻不博,更待何时!天下苦秦久矣:自共和被颠覆、专制复横行,六十余载以来,人民主权尽失、人权失尽,被彻底剥夺到无权无产的民众,连古今中外凡人皆有的谋食立业、求知问学、信仰喜好、恋爱生育、旅行迁徙、聚会结社、传文通讯、诉苦申冤、论法说理、护家保身等基本自由,都被野蛮践踏侵犯至无以复加;以此荼毒苍生的旷世浩劫,供奉起一个罪恶滔天的特权阶级,非但是华夏之奇耻大辱,亦为全人类之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凡热爱祖国、热爱真理、热爱正义事业的贤人义士,岂能容忍这昏天黑地的悲剧蔓延不止而且愈演愈烈!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共产苏俄瓦解、红色高棉崩溃以来,民主之洪流横扫亚非;中共所支撑的邪恶轴心危机四伏,已无法突破自由世界的围堵。开放之国门难再关闭,改革之风声无法禁止,专制堡垒的信仰支柱已蛀空,特权集团的道义底盘已烂透,它的政权非法性日益彰显,它导致的官民对立日益严重;它狂妄地蔑视亿万“屁民”,殊不知民心即天意,当老百姓组织起来联合抗争之际,中共这貌似强极一时的巨无霸,其实犹如泥足巨人,经不起几下重锤。值此山雨欲来、地火将喷之时,许多曾经依附于专制集团然良心良知未泯者,理当弃暗投明、背官向民:宁献身光明之圣火,莫手染罪恶之血腥。为自由中华立功,功德无量,为人民大众谋福,福泽永生!回首百年风云,多少英烈竖起巍峨丰碑:立亚洲第一民主共和法统,起华夏第二自由文明高峰,建世界正义战争胜利奇勋,谱人类抗暴斗争悲壮史诗;从谭嗣同、秋瑾不惜抛头洒血以图杀贼回天力挽乾坤,到孙黄等豪杰舍生忘死赴汤蹈火终于推翻帝制王朝;从千万将士和民众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代价保卫中华民国,到林昭、王维林等圣女圣雄用生命燃起自由民主的火炬;我中华之伟大足以傲视全球,我先辈之光荣必将照耀千秋!细检千年史册,中华文明之博大精深,远不止于科技文艺哲理。人类最早的自由民主概念,在夏商的谤木谏鼓、春秋的百家争鸣、墨子的非攻兼爱、孟子的君轻民贵等记载里已有朴素的体现。显然,当今专制主义者以中国人不懂民主为理由来抵制民主变革,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凡明智明理者应明白:作为一个中国人,爱国与爱自由爱民主爱人民是不可切割的,以爱国为名来维护专制集团的暴政,实质上是以奴才自居,帮奴隶主欺压奴隶、镇压奴隶反抗的卑劣行径和虚伪谎言。我们明确宣告:爱国者必反专制,维护专制即为叛国!所有爱国者理当奋起反对专制暴政,为民而战,为国而战!无自由何以为生,无民主何以为国!【自由中华联盟】向一切热爱自由民主的志士仁人敞开大门,但谢绝那些自命不凡的“超人”和唯利是图的小人。联盟的所有成员都应甘为普通一兵,真诚地愿意为民主大业作出贡献。维此,【自由中华联盟】才有存在的价值,才有成功的希望。——————-2011.年2月.12日,[中华民会]曼谷特别会议纪要指出:

会议认为:【中华民会】的组织形式与路线,符合中国大陆民众的需要,符合形势发展的需要,符合民主政治的需要。且具有可操作性,具有成功 的可信度,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应努力发展组织,扩大影响,争取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具有实质性的成果。由于多方面的条件不足,以上文件所提出的任务远未达标.例如国内[民主党]组建工作基本被扼杀,而且代价惨重.事实表明,人们对中共党国的反动与顽固还是估计不足.对于正常国家来说完全可行的”在野党””反对党”路线,在中国大陆和北朝鲜这样的非正常国家是走不通的.不过,近年来许多地区民众的抗暴风潮却显示出[民会]之路大有希望.特别是乌坎和固始等地的经验,说明自立自主自治的草民路线已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绝对优势,关键只在于扩大联合与加强组织.由于信息工具的改良普及,对民间串联和组织联合的趋势越来越难以封杀,中共布防的”治安承包”体系越来越难以抵挡民间力量的冲击,镇压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让步又怕产生骨牌效应,于是”拖”便会成为主要手法.如此一来,大家都明白了:中共完蛋不过是早晚而已.乌坎的村民委员会,和固始的农民自治联合会,与[中华民会]的路线完全合拍.这表明,虽然[中华民会]到目前为止发展很慢,尚未突破万人之数,但其主张已由许多地区的民众运动付诸实践并取得实效.我们期待着各地民间组织迅速发展壮大,[中华民会]有意促成大陆民间组织形成一个联合体,并愿接受它的领导,在海外地区做好配合工作.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