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友人大陆来,小酌半醉,说起各种见闻,最大的感叹是:要权要钱不要命,要淫要腐不要脸,假恶丑盛行,真善美消隐,以浮华张扬低俗,以虚假修饰兽欲,毒浸社会,污染天地,所谓和谐盛世,实可称为神奇的腐朽,腐朽的神奇。

余问:与清末可比否?答曰:与清末相比更龌龊百倍。

余问:与元末相比如何?反问:元末是何状况?

余翻开【元曲三百】,找出三首示之:

一.折桂令 丙子游越怀古乔吉

蓬莱老树苍云,禾黍高低,狐兔纷纭。半折残碑,空馀故址,总是黄尘。东晋亡也再难寻个右军,西施去也绝不见甚佳人。海气长昏,啼鳺声干,天地无春。

二.折桂令(无名氏)

叹世间多少痴人,多是忙人,少是闲人。酒色迷人,财气昏人,缠定活人。钹儿鼓儿终日送人,车儿马儿时常迎人。精细的瞒人,本分的饶人。不识时人,枉只为人。

三.醉太平(元末民间名曲)

堂堂大元,奸佞专权。开河变钞祸根源,惹红巾万千。官法滥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钞买钞曾见。贼做官官做贼混愚贤。哀哉可怜!

友阅罢叹曰:匪党贼官无法无天,正把屁民逼上梁山;清末式革命或难期,元末之烽火必重燃。饮毕,取笔墨,友出上联,余对下联:

红朝党国六十二,犯尽人间罪恶。坑蒙拐骗,巧取豪夺,屠戮凌虐如魔。华夏黎民十三亿,经过多少折磨。冤魂满地,恨声盈耳,燎原只需星火。

友再加横批:

难醉太平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