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上海悲歌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1.
不知多少次走过这条缺特征的路
最早记住的地名是万国殡仪馆
后来又淡薄了殡仪馆的印象
只记得那有个厂制作假肢

还记得有个小型体育场
我们厂的七人足球队
那次输得一塌糊涂
还记得那家酒吧
聚过多少朋友
有不少往事
就在这条
胶州路
发生
2.
昨日
胶州路
成了上海
最响的地名
二十多万市民
把这街道变成了
真正的万国殡仪馆
白色黄色的菊花之海
涌动着忍受压抑的悲哀
二十万双流着泪水的眼睛
注视着警戒良心的强权表演
注视着党国官员是否感到心虚
注视着新闻记者是否将编织谎言
3.
多少人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
胶州路的这场大火究竟如何发生
把罪责推給无证操作的农民工
或许可以蒙蔽善良的脑残者
但我们都懂得菊花的语言
和交响乐团现场的演奏
如同八九上海音乐厅
悲愤中的自由射手
在老百姓的心里
唤起一个信念
生存或死亡
须由我们
自己来
回答
4.
一条
小黄狗
不吃不喝
等待着主人
多少悲痛的心
永远失去了希望
失去了家产和家人
失去家也就失去了国
人民没有家国赖何以存
强加的修补与强制的拆迁
强似一帮盗贼对人民的战争
强加的代表与强占公权的党官
比火灾更无情地吞噬着民心国魂
5.
半个多世纪前的上海曾有声有色
而后渐渐失去了她特有的歌声
近年来虽然又见她光怪陆离
但却看不出她原本的天性
而昨日那满街菊花清芬
突然令人重见真上海
在深情的泪中醒来
人在做老天在看
上海人不简单
流泪而不哭
怒而不言
以心来
聚成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