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一.承传.

[89民运]起于四月中旬悼念胡耀邦的自发性活动.参与者除了学生外也有其他各界人士.从四月份的活动中不难令人想起1976年清明节”天安门事件”及是年初”十万长街送总理” 的场景.而且不少人的确参加过76年的自发活动. 被当局称为89民运”幕后黑手”的王军涛陈子明,还曾是76年事件的主要骨干.所以,89年的民运从一开始就具有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承传性.

运动初期,学生的主要诉求之一是要为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被处罚的一些学者平反,并肯定自由民主的价值.显然,1986年波及全国多个城市的学运是89年学生运动的基础,所以,顺理成章,当时对89民运普遍称之为学生运动.

回首86年的学运,不可否认1978—1981年以”民主墙运动”为别名的[中国之春]民主运动对学界和文化界的影响.而且许多”79民运人士”以各种方式参与了89民运.例如早在四月下旬,中共专政机关对示威民众开始的首次逮捕行动中,就有上海的”老民运”王辅臣被抓.

从运动”基地”—-北大,清华等学府的历史背景来分析,还可以看到1919年”五四”运动和1957年民主风潮的影响力.

综上所述,1989年的民主运动当然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二.割裂.

运动初期,许多地方的”学生运动”表现出对民众的排斥,有不少学生明确表示拒绝除了学生教师和文化工作者之外的人士加入,以防他们对学生运动的”干扰破坏”.

而中共当局亦在某种程度上认可”爱国学生运动”的”合法性”,许多文化机构甚至党政机构不公开地对”学运”提供方便和支持,不可能完全是自发性的.

可以说,89”学运”在早期的”顺利”进行,是与它顺从于”爱国学生运动”的定位有关系的.这种定位是赋予学生一种表达”爱国热情”的”特权”,而其它民众则无权染指.而且这种”围养”方法早在57年就有了.在89以后的某些事件中,(例如让学生攻击外国使馆),人们又多次看到这种”特色”.

无论这种”学运特权”在多大程度上是源于统治者方面的幕后使力,它的主要作用都是将学生运动孤立起来.

这种自我孤立,与社会大众与历史割裂的情绪和行为,其本质与民主南辕北辙,骨子里是争求超越平民的奴才”地位”.远在清末的”康梁变法”中就已经现过原形,被称为保皇党.在57年,66年,79年等多次历史事件中,太多的”知识分子”也都表现过这种富于”儒家传统”的奴性.与此一脉相承的89年的三个镜头是:学生代表长跪上书,打出”拥护四项原则”的游行标语,把蛋击毛像的湖南三勇士扭送 “专政机关”.

89民运之不可能成功,这种”改良派”的立场是决定因素之一.它也导致了89之后二十年来的”民运”成效甚微.

二十年来,鲜有人检讨”知识分子”这顶帽子的奴性色彩.如果中国的”有知识者”都不懂得”知识分子”这个称呼的荒谬和毒害,如果中国民众都保持着”肉食者谋之”,”知识者谋之”—“又何间耶”的态度,中国的专制是不会寿终正寝的.

三.激流.

“89学运”进入”绝食阶段”之后,社会各界的关注热潮很自然地冲破了”学运”的篱笆.而且,原本应有效于割裂民运的”爱国”口号,反而”歪打正着”地促使各界人士的介入,否则便有不够”爱国”之嫌.89民运有了全社会的介入与合流,便迅速发展为声势浩大的民众运动,”爱国”两个字变成了最有力的动员令.

恰如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民众欢呼”第二次解放”,人们普遍地期待着”民主奇迹”的诞生.中国的”古训”如”得民心者得天下”,”千夫所指,无疾而亡”等等,使一种胜利者的情绪占了上风.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智囊”,”领袖”,都很难冷静地思考.当时即便有十个诸葛亮,恐怕也无计可指挥民运队伍激流勇退.

当然,促使民运骑虎难下的原因很多,但主要的还是盲目乐观.当时,社会各界的热情支持,港台和国际的关注,统治集团内部的合作关系,使那些可以起到一些影响的骨干几乎不可能预计到最坏的结局;有几个人能肯定预言89民运的结果只能是暴力镇压?所以,回过头来看历史,我们实在无法去责怪谁,关键是要从中获得教训.

四.纪念碑

6.4的枪声,夺走了所有倒在”祖国心脏”的”爱国者”们反思的机会,但活着的人们有机会却并未好好地反思.如一首旧诗所言:

一代又一代的创造,一代又一代的奋斗我们的前辈是何等光荣我们要继承先人的伟业莫尽在纪念碑前做梦

二十年前,枪声未起之际,人们梦想着”人民军队不杀人民”尚可理解.二十年后,还要把爱国主义捆绑在中共专制的绞肉机上,那就很难理喻了.

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下,1976年和1989年的多少甘当人民英雄的热心爱国人士遭到冷酷的镇压,这是一个何等残忍的讽刺,可是有多少人意识到了这个”黑色幽默”?以颠覆政府的罪名大开杀戒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恰恰是从1932年就分裂国家建立”苏维爱”政府,以流血千里的战争颠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一中两国”之作,可是我们的”知识分子”却可以把这史实从记忆里”漏掉”!

可有人想到过:中国人民必须重新建立一座纪念碑———不但要纪念人民的英雄,也要纪念并不英雄的人民?

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清队”,”一打三反”等运动,经过两次天安门广场的镇压民众,到其后的”严打”,镇压家庭教会,镇压练功群体,镇压民运人士,镇压维权民众,几千万人被夺走了生命,更多的人被迫害被掠夺被凌辱被践踏,,几乎所有的人都失去了人权,包括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胡耀邦赵紫阳等首脑人物都不得善终,人类历史上还有几个比这更可怕可悲可恶可耻的国家?就这样一个血泪浸透的国家,我们还应该爱它?我们还不能恨它?我们还不可”颠覆”它,推翻它,改造它,重建它?就因为它的”一部分人”富了,我们就该如同奴才炫耀主子的权势那般趋炎附势?就因为它的暴力机器强了,我们就该”识时务”地为虎作伥?如果连这么一个恶贯满盈的专制政权都不得反对,那么人间还有什么罪恶不可赞美!

1989年的伟大意义,就在于它树立起了一座真正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这个纪念碑有三个象征性的标志:

其一,是一个青年单身阻挡坦克的图像,和所有被”六四”屠杀夺走生命的抗暴英烈的姓名.

其二,是湖南三勇士”蛋击”毛賊的图像,和”千年专制到此结束”的宣言,并附上红色王朝的罪状列表.

其三,是洁白玉石的民主女神雕像,她以中华圣女林昭为原形,如法兰西和美利坚的自由女神一样高擎起自由民主人道正义的火炬.在其基座上,铭刻着众多最具影响力的中华英雄人物的姓名,包括开创中华民国新纪元的先辈,包括冯元春,陆兰秀,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刘文辉,遇罗克,王申酉等为真理而被残害者,也应包括象胡文海,杨佳这样的勇士.

五.教训

89民运及六四惨案可以给我们很多教训,最重要的有五条:

1. 自由民主是人民所追求的理想,而中共独霸政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没有民主自由的.要求自由民主的人民大众与专制的中共政权的关系是敌对关系.

 

2. 中共专制政权控制的国家机器从来是杀人不手软的.这个暴力机器首先要对付的,杀得最多的正是国内的老百姓.

 

3. 满清末年保皇党的改良主义行不通.如今中共的反动顽固残酷狡诈远胜于满清王朝,改良主义之路更走不通.30年的”改革”历史,已证明是官僚特权阶级对民众的”第二次掠夺”,专制特权不除,人民就必定在此恶性循环中继续遭殃.

 

4. 人民要争取自由民主,就必须坚定彻底埋葬专制的革命方向,就必须努力形成有组织效率,有斗争策略,有可行路线的政治力量,就必须极其重视保护自己,壮大自己,联合友人,削弱敌人的基本斗争艺术.

 

5. 中共专制机器并非铁板一块,中共党政军成员里的很多人是不愿为专制暴政服务的.”官逼民反”为民主阵线的形成造就了越来越大的空间,通过”民逼官反”可以打开公民政治的胜利通道.中国的民主工程是能够成功的.

 

原载《自由中华》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