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纪念[上海之春]民主运动三十周年

 

1.概况.

1978年11月中旬,上海人民广场开始有民众自发的小型集会,主要讨论一些当时敏感的议题,例如否定文革,批判毛泽东,揭发各级官僚的劣迹,申述民众的不平遭遇等等.到了12月份,民众越聚越多,经常有超过万人的规模.在聚会中涌现出了一批狠受欢迎的演讲者.同时,在广场和淮海路形成了两处”民主墙”,张贴了大量针贬时弊的文章,每天都吸引了大批读者.此外,众多上访者和返城知青也加入集会,并发起了一连串要求解决返城等问题的游行,最多时游行人数超过十万,并且还暴发了在铁路上静坐,阻断了一百多列列车的事件.另外也有过民运群体游行阻断淮海路交通等事件.从1979年1月6日到1月8日,以纪念周恩来为主题的大型集会,最高潮时参加者近二十万人.直到三月初, 这个长达约四个月的热潮被许多人称之为”上海之春”民主运动.

79年3月6日,上海市公安局发出通告以阻止民众运动的继续发展.大型集会被制止了,但小型聚会还有. 特别是民刊的活动,持续了近三年之久.主要的民刊有[民主之声],[海燕],[科学民主报].[责任]和多所大专院校学生办的刊物,例如戏剧学院的[筏],师范大学的[路],等等.与民刊同时出现的还有众多结社团体或以笔名亮相的群体,如[实践者],[振兴社],[民主之声],[海燕],[众怀周],[上海人权协会],[民主讨论会],[民主学社],[77届毕业生联合会],以及学术性的[青年经济学会](青经会)等.”青经会”坚持了许多年,并于80年代后期创办过[申江经济学院].在这批活跃人士中,还有的参加了80年竞选人民代表的活动.


综上所述,78–81年上海的民主运动,堪称自中共执政后第一次全方位地表现了民众为争取公民权力的政治诉求.它和全国各地的民主运动相呼应,谱写了[中国之春]民主运动的宏伟乐章.说实话,用”民主墙”来称呼它,是不够份量的.
   [上海之春]民运热潮中出现了几个中共难以接受的提法,例如:”无产阶级专政是万恶之源”(言论),”彻底批判共产党”(言论),”毛泽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言论),”上海一千万人民决不饶恕大党阀大军阀大独裁者毛泽东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标语),”官僚特权阶级是个该死的阶级”(民刊),还有反对对越战争的文章(民刊).这些提法的激烈程度在全国范围内还未闻同例.

2.源流.

[上海之春]民主运动不是偶发事件,更不可能如某些人推想的那样,是中共上层谋划并有特工操纵的.须知上海在此前三十年内所积累的反抗意识和斗争经验都足够发动一场政治革命.

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四清,文革,清队,一打三反,——共产党无休止的折腾,故然会驯服众多奴隶,但也不可避免地造就了越来越多的政敌.在[上海之春]的高潮时期,笔者就接触过不少前来窥视却忍不住发泄的中共老干部,资本家,军人,他们对中共专制政权的怨恨毫不掩饰.上海一直是中共控制得最严厉的地方,上海的专政机器浸透了志士仁人的鲜血,其中包括中华自由圣女林昭,和刘文辉,陆洪恩,王申酉等英烈.

就在[上海之春]发端之际,因书写[十年暴君毛泽东]而曾判死刑的李晨光刚刚出狱,张贴纪念四五运动被捕的倪育贤还在牢内,可见专制并无改变,改变的是人们的心理状态:忍耐的结果,总会导致暴发.

以活跃人士和运动骨干为例来分析,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受到过迫害,或者家庭遭到过灾难.可以肯定:对苦难的反抗永远是所有自由民主运动的第一根源,”为国为民”的理念必定附着于政治立场不同的群体而具备各不相同的价值.

81年,随着对民运骨干的又一波逮捕,[上海之春]熄火了.但民运力量已形成一股潜在的势力,它时刻寻找着发展的机会.1989年的民运大潮冲击上海的时候,许多”老民运”又聚集起来了,其中不少人一直在搏斗,尤其如李国涛,戴学忠,韩立法等后起之秀,他们已成为上海民运的标帜性人物.

而近十年来涌现的以毛恒风,郑恩宠等人为代表的”维权人士”形成了更有冲击力的民运力量.中共的专制统治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和扩大官僚特权阶级的利益,它必然要侵犯民众的利益,为了阻止民众的反抗,它又必然要压迫民众,从而制造更多敌人.所以,官民对立是中国大陆最基本的社会矛盾.中共统治机器为极少数人服务的本质又日益清楚地暴露了它所垄断的政权是没有合法性的,这才是中国大陆最大的危机所在,因为要解决政府的合法性问题,当然只有革命.

3.结论

中共统治六十年了,在这半个多世纪的”和平时期”中,统治者对人民的战争从未停息.在这年复一年的不见烽火的战争中,近亿生灵死于非命,而活着的人实际上又处于奴隶或奴才的地位.中国大陆并非”将要动乱”,而是正处于长期的动乱和浩劫之中!中共所鼓吹的”稳定”,”和谐”,无非就是要永远保住他们鱼肉百姓纸醉金迷的特权.中共的红色王朝早已没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

而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则在于如何集结人民的力量,如何展开斗争,如何去争取胜利.诚然,目前大陆的”维权”运动如火如荼,但尚未组织成军,尚未表现出与中共分庭抗礼的政治实力.所以,我们不能再停留于三十年前的水准,仅以表达出自我的理念为满足,更不能把政治斗争异己化成少数人自淫自醉的荒唐闹剧.民运是暴风雨的产儿,民运必须努力进入战场,寻找战机,运用有效的战略战术,实实在在地去夺取胜利.民运就是革命.

 

原载《自由中华》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