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汉人雕塑家陈维明制作大型浮雕——“西藏自由之路”

分享給朋友

 

文/Tsering Woeser

 

汉人雕塑家陈维明制作大型浮雕——“西藏自由之路”

为纪念西藏抗暴运动五十周年,旅美雕塑家陈维明受国际汉藏协会委托,制作“西藏自由之路”大型浮雕。3月10日下午,国际汉藏协会在纽约举办浮雕群揭幕仪式。并且,还将被运往台北﹐举办展览。之后﹐再被运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的达兰萨拉﹐永久存放,

浮雕群反映的是藏民逃离途中在边境被中共军警枪杀的场景。雕塑家陈维明感到作为艺术家,有责任把真相告诉世人:“小时候有一组雕塑叫‘农奴愤’,那雕塑做的真的不错。正因为这种艺术的感染力,使我觉得西藏人过去是受苦受难,是中共解放了他们。当我访问了达兰萨拉之后,经历了‘六四’以后,我感觉到完全不是这么一个事情。”

陈维明如是解释浮雕“西藏自由之路”:

“西藏自由之路”是由玻璃钢制成的铜质效果高浮雕,作品高二米,宽三米二,有多达十个人物造型,形象生动地展现出西藏民众不畏军警枪杀,不畏道路险阻逃离暴政,投奔自由的画面。

作品十个人物分为三个组,第一组处在画面的中心,由三个妇女和一个婴儿组成。组图的左面是一位身穿传统藏族服装的妇女,怀抱着一位熟睡的婴儿,其面部表情现出慈爱的力量,右图是藏族老妇的怀中躺着一位躯体已经下垂的年轻女子,她衣袖坠地,睁着双眼,死不瞑目。老妇的脸紧紧地贴着已经失去生命的脸膛,双唇紧闭着,眼中充满了生死离别的痛苦。

画面的第二个组合(右),是一位藏族青年身体前倾,长发向后扬起,双眼注视着前方,胸前的衣襟被子弹开了花,二手紧扣着岩石,双唇紧闭承受着巨大的伤痛。由于在造型上采取了三维视觉,让人感到他似乎要从画面中跳跃出来,把人们的视线伸向画面以外的远方。他的后面是一位身穿袈裟的僧人,身体倾侧前方,手掌放在耳畔,在倾听着前方的声音,同时又呼应着后面的人群。藏族青年和僧人,一僧一凡结合组成整个画面的先锋,有着一种不可阻挡的气韵。

第三个组合(左)是由一大一小二个女子组成的,左面的妇女站立在山岩上,衣裙破烂如丝,挺着胸膛,双手反抱,拦在身后小女孩的身上,她的一双杏眼怒目而睁,仿佛看到前方正在进行一场屠杀。小女孩挂着一串长长的祈求保佑的佛珠,在惊恐中睁大眼睛,身体向右面的妇女倾斜,和第一组画面产生有机的联系。

在整个作品除这三组人物以外,在上方左右又有二个人物,左面一个是脸上布满深谷似绉纹的老人,她的双手在转动着转经筒,微启的双唇似乎念念有词。右上角是一位圆脸,梳着细辨,天真无邪的女孩。她双手合掌,脸朝着天际在向上苍祈祷,一行泪水流下来挂在脸上,她那楚楚可爱的虔诚,让人怜爱之心油然而起,这是一位能打动所有观众的人物,也成为整个画面的点睛之作。

“西藏自由之路”的画面背景展现了青藏高原,佛国雪域峻峭连绵山峰,把人物放置于这样的背景上,把人与自然,民族和地域结合了起来。由于在技术以石雕铜铸的感觉进行处理,给于作品所反映的内容,增加了厚度。这十个人物,组成一支逃离暴政,奔向自由的队伍,这支队伍,前有狼后有虎,风餐露宿,衣衫褴褛,风尘赴赴,其惨烈的形象不但被刀斧永久地雕凿在山崖上,也浇铸在历史的时空中,是任何谎言,那怕是一个政权的力量所编织的谎言也不能掩盖的。从而使“西藏自由之路”大型高浮雕,在内容和形式上达到有机的结合。

 

原载 看不见的西藏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