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2008年的结论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当2008年的日历撕尽时,很少人会给这一年下个结论.但总有些人会以某件事来給它贴个标签,例如:[四川地震],[北京奥运],[瓮安暴动],[杨佳袭警],[三鹿奶粉],[08宪章]等等.这些标签就是对2008年的”盖棺定论”,以后人们可以用它来指明这年份的意义,如:[川震年],[京奥年],[杨佳 年],[三鹿年]等等,一如[戊戌年]专指[百日维新],[ 辛亥年]专指[共和革命],[反右],[文革],[四五],[六四]皆分别为57,66,76,89年的代号.

对于同一年的重点,或同一件事的意义,不同的人看法不同.例如08年的杨佳案和08宪章,争议就很多.笔者无意加入辩论,只是想挑明这两件事所含的特殊意义,即:

1. 中国大陆民众在持续多年的维权运动基础上,已开始考虑选择激烈的抗暴行动.

杨佳袭警,作为偶发的个案,只是一个七条人命的悲剧,远不及四川地震之悲惨.但事发后所引起的社会反响,却是中共执政以来没有先例的.那么多人歌颂杨佳,赞美杨佳,其实并非是在欣赏一个传奇人物,而是在鼓动对中共党国统治集团的对抗.57年的”右派言论”中,有一条说,老百姓要杀共产党.在当年这只能是一句泄愤之言.但在2008年,百姓表达出长期潜伏于心的”反共”甚至”杀共”念头已不仅仅是泄愤了,以暴抗暴以血还血的事件已发生多起,并非只有一个杨佳.

   中国数千年的几乎所有专制王朝,都避免不了被民众造反所震裂甚至摧毁的命运.而中共党国虽然名为共和,其实质依然是一个由官僚特权阶级霸占的专制王朝.2008年民杀官的少量事件,无疑已经证实了民反官的普遍情绪.可以肯定,如果在不远的将来,中共党国会瓦解,那么民众的抗暴斗争或革命造反一定是”颠覆”了这个专制顽垒的主要原因.   杨佳一案,反映出一种相当普遍的绝望情绪.杨佳为何走上绝路?回答很清楚:被逼的!而处境遭遇比杨佳更惨者又何止千万?每年有多少走投无路的弱者自杀,当政者无动于衷.反正死路一条,自杀不如杀人,如此的思维,如此的选择,能说它不是”合理的存在”吗?

08年的杨佳事件惟有在唤醒民众的造反意识这一点上才有划时代的意义.

2.[08宪章]在文字上并不足以震撼人心,但在几千人签名之后,它便具备了一个特殊的意义,即:中国民众有希望联结成一条反对中共党国专制政权的阵线.

当杨佳被审时,围在法院门前的上海市民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的响亮口号.但口号是打不倒中共的,杨佳式的死拼也打不倒中共.如[08宪章]之类的文章也打不倒中共,加上几千几万人的签名也还是不可能打倒中共.

政治是实力的较量,实力来自于组织.中共的实力来自于几百万武装人员,加上庞大的操纵政府机构的组织成员.就靠这组合起来的几百万上千万人,中共可以面对十几亿民众成为强者.相反,十几亿民众因为无组织,便成了一盘散沙,任凭宰割.

民众为了摆脱苦难,各自寻求出路,其中一部分人选择了投靠强者,依附强权,少数会特别卖力(例如强拆民房的打手),多数是混个差使(包括杨佳杀死的警察),于是,统治集团的力量便不断得到补充加强.这也是”肉食者”(官吏)过多的一个必然因素.

但绝大多数民众不可能进入统治集团,因为众多被统治者的存在是统治集团得以生存的前提.有十几亿被奴役的民众,才可能养活一个庞大的官僚特权阶级.所以,只要专制还在,那么对立的阶级就一定是社会基本现实,阶级的对立就一定是社会基本矛盾.中国大陆的专制半个多世纪未变,变的只是一系列的包装:从强调”阶级斗争”来消灭了自然形成的有产阶级和异己力量,掩盖它”化私为公,”人为地制造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绝对统治,到不提阶级斗争,掩盖它”化公为私”,拼命掠夺民脂民膏以供特权阶级肆意挥霍,中共党国的历史与历代帝王政权一样,就是一个强盗集团的窃国发家史.

以往的改良主义者们所求的,是在保证特权阶级统治的前提下,也让百姓过得好一点,所以他们是”要求中共改革”.而[08宪章]的目标则是结束官僚特权阶级的专制统治.所以其呼唤的对象是十几亿被统治者,”唤起民众”,当然是为了革命.否则[08宪章]和所有的签名都毫无意义.

3.杨佳走的是绝望之路.[08宪章]在探索希望之路.希望能否实现,就看如何操作.操作的基本目标,就是组织民方的政治力量.

数千签名者,很可能如以往多次签名运动一样走过场,得不到什么收获.但如果其中一部分人开始着手于组织工作,中国的民主运动就有可能进入实战阶段.组成军队,进入阵地,方有资格开始打仗.政治就是打仗,脱离中国本土(战场),没有有效的组织(军队),就没有登上政治舞台的资格.

按签名者分布状况来看,已经遍及全国.如果海外部分的签名者都划归原籍,各地的力量就增强了数倍.而且,签名者只是各地民主力量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各阶层的人士都具备了加入民主阵营的条件.中国流行一个说法:就缺陈胜吴广了,意思很清楚:希望有人组织起民方的政治力量.组织工作是转变强弱关系的唯一途径.

政治斗争必需旗帜鲜明简单扼要.我们宁可大声疾呼”打倒共产党,解放全中国”之类立论未必完全正确但意思明白的口号,也尽量别去纠缠于似乎无懈可击但却不知所云的理论游戏.既然你官方与民为敌,老子今天就决心造反了!这就是革命的真理.

既然我们面对的是民主与专制的生死搏斗,我们就必须在组织工作中特别强调保护自己人,尽量避免牺牲和损失.许多事要考虑策略方能事半功倍.好比面对强敌,应该多打游击战,为的是保存实力,发展队伍.类似”敌进我退,敌疲我打”之类的战术都应采纳,千万不要忘记中共专政从来是穷凶极恶的杀人机器.

08年的许多事件足以令人感觉到革命正在酝酿.而促使革命临近的主要推手,恰恰就是中共党国的大批要人.从无数官吏的嚣张凶恶腐烂卑鄙之言行,直到最高层顽固不化的姿态,都在迅速地使人看清现实,抛弃幻想,准备斗争.”你不給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08年,是中国大陆从被动型的维权运动转向主动型的民权运动的开端.

 

原载《自由中华》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