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中华英烈谱: 宋教仁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 戊子年三月廿二日,.宋公教仁遇难九十五周年忌日,正值国民党获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大胜. 余思之,若无百年来先烈之奋斗牺牲,岂有今日宪政民主之成功.遂命拙笔,祭告渔父在天之灵. )

为辛亥革命播种
为共和创立建功
为民主宪政奠基
彪炳千秋万世雄
为华兴会之脊梁
为同盟会之灵魂
为国民党之头颅
仁义贤明举世崇
为民族披荆斩棘
为民生尽瘁鞠躬
为民权流血牺牲
英魂不灭耀长空
祝中华民国复兴
催大陆冰雪消融
待宋公笑瞰九州
青天白日满地红
————————牧晨 敬拜 于美西海湾
2008.3.22
(外一篇)
宋公园联想
1959年,我家从桂林公园南边的上海第二师范学院搬迁至闸北公园北端的师范新村 ,属第一师范学院的教工住宅.我就读的学校也就从漕河泾第二中心小学转到明晏路小学.翻过小学的南墙就是闸北公园.围墙有破损处,我和同学们常钻空子入园玩耍.其实买门票也便宜,才三分钱,不过得走一段路去正门.总之,对这公园是太熟悉了.但是对于它的原名”宋公园”的来历,以及宋教仁乃何许人也,却是很久之后才略知一二.
公园西南角有座宋教仁墓,规模虽小,但风格别致,朴实严谨,超凡脱俗.在刻着”渔父”两个篆字的台基上,是托腮而坐的宋教仁塑像,令人联想到罗丹的雕塑”思想者”.背面有于佑任的题词,其中”直笔人戮,曲笔天诛”数语,当令小人无颜正视.
宋教仁是在袁世凯执政时期被暗杀的,面对宋公之墓难免眼浮血光.但令人联想到杀人的更主要的原因,是”镇反”和”肃反”运动中,这里曾是枪毙”犯人”的刑场,杀人的地点就在公园南端,离宋公墓一二百米.附近许多居民都见到过那时的场景:军人用大卡车押来了未经法庭审判便由”军代表”定罪的”反革命”,一个个拖下地,随即枪声爆起,血肉横飞,既恐怖,又草率,比屠猪宰羊更简捷得多.而且没有任何仪式,被杀者简直就如同一堆堆只待尽快处理的垃圾.
附近有个医学院,每当解剖室需要死尸,就到公园来拉死人.有一个晚上,工友老马照例把几具尸体拖进了储藏室,冷不防听到有人说话,原来是个中枪却没死的女子,央求道:”救救我!我是大学生,没做过坏事——“老马吓得魂飞魄散,狂奔乱叫,惊动了值班干部,马上通知警方,派人过来补枪了事.
若宋公有灵,听着这枪声,该如何想,如何说?
公园北邻象仪巷,是个贫民区.”困难时期”,象仪巷的”大瘌痢””小癩痢”兄弟两人,我小学的同学,老是逃学,去拾荒挣吃.一次,发现杨家宅挖河泥时掘出的炮弹,就去砸铜准备卖钱,结果轰然一声,兄弟俩连同围观的几个小孩被炸死,弹片还飞出伤及路人.
若宋公有灵,被爆炸声惊醒,看到处处饥馑贫困的惨状,该如何想,如何说?
文革时期,公园西边,距宋公墓五十米左右的共和新路上,逢年过节之前,总有车队向北驶去.车上是挂着牌子的死刑犯,他们被一路游街示众,送往粤秀路靶子场当众枪决.在这大批被杀的人中,有与我曾同处一个牢房的难友钱建中.他是一个正直的农村知识份子,被杀的罪名有两条:攻击文化革命,坚持反动立场. 那年头杀人不希罕,自杀的也不稀罕.我们师范新村(因移交给上海工学院,已改名为上工新村)的教师和他们的家人就自杀了好几个,其中一对夫妇还是留美归国的高级知识份子.在那被某些人称为”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死亡和恐怖的幽灵到处游逛.游街,批斗,抄家,逮捕的节目到处在上演,工厂,学校,机关的高音喇叭整天喧嚣着中共的指令与说教,还有令人恶心透顶的”革命歌曲”和”样板戏”,逼迫着所有的耳朵接受它的强奸.
若宋公有灵,听着这四面八方张狂的喧嚣与深沉的悲鸣,该如何想,如何说?
1978年开始的民主运动,不少骨干就住在这公园附近.1986年暴发学生运动,上海工业大学等学校的队伍就经过这里涌向市中心.1989年的民主运动,共和新路也筑起了很多路障,停满破胎的车辆.但,却无人到宋公墓前,向中国民主运动的前辈取经.
一代代的奋斗牺牲,继而却是一代代的遗忘,隔绝,弱化;在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剧中竟如此缺乏希望的色彩与坚韧的旋律!
九十年代,以”改革开放”为名掀动的物质主义狂潮涌入共产主义崩溃所形成的精神峡谷,中国人的形象似乎变成了两眼都盖着铜钱的财奴.公园里也搞了个”三产”—-茶园,取名”宋园”,但与宋教仁完全无关,那只是个赚钱的机器,装潢得俗不可耐;紧靠宋公墓的小道上,常插满彩旗,敲锣打鼓,还有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列队迎送着有钱或有权势的贵客.我和部分坚持民运活动的朋友常在宋圆楼下的一个杂志社聚会,我们十分谨慎,因为”东厂”的监控无时不在,少数民主斗士被压迫在孤军苦斗的困境中.
中共党国的东厂打手在道义上已彻底破产的状态下,自然只有日趋采用黑道流氓手段.有的民运人士在骑自行车来我家的路上被多次紧逼跟踪,甚至被逼上人行道,从车上摔下来;地点就紧靠宋公墓的墙外.但我们并不退缩,我们都相信自己至少还无性命之忧.
但是,难道肆无忌惮的中共暴力机器真的不再向政治异己者开刀动枪了?
若宋公有灵,定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就在几天之前,中共党卫军在周密布置下又一次屠杀了藏族抗暴者.
就在几年之内,许多地区的维权民众被杀.
此外,还有更多的民主志士和劳苦大众,被长期关押,被严密监控,被逼迫于难以生存的绝境,被变相的死刑绞杀着生命.
暗杀宋教仁的袁世凯死了,明目张胆地杀害无辜的刽子手却正在神州横行.
袁世凯复辟称帝才几十天就一命呜呼,而中共复辟了专制,颠覆了共和国,残害了近亿生灵,却延续了五十多年,至今毒焰冲天;天道何在?
共毒肆虐,共独猖獗.十三亿人没有人权,更无主权.只任凭官僚特权阶级胡作非为穷奢极欲.贪污亿万已不稀罕,稀罕的是还有那么几个似乎廉洁的清官.挥金如土已成风,淫乱腐败竟为荣,连某芝麻小官都能霸占几百情妇,真叫讨了十三个老婆的袁世凯望尘莫及.国产与国人外流如潮,国土大片地秘密赠与外邦,相比之下,从前的卖国贼都可以改称为爱国英雄.如此”盛世”,当然比满清更满清,比蒙元更蒙元,比赢秦更赢秦!
宋公有灵,也该无话可说了!
我离开故土已近十四年,一直被禁止回国.中共想必是从清庭垮台中吸取了教训,决不让被赶出国界的民主人士回国”捣乱”.但这个恶贯满盈的红色王朝是注定要完蛋的;中国人民正在觉醒,正在行动.遍布全国的民权运动正方兴未艾,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在经过了百年崎岖之后,正积累着最后一次无可阻挡的冲击能量.
越来越多的国人已打破了隔代的沟壑,连结成一体的阵线.
越来越多的后人已重新认识了中华民国,在它的旗帜下获得了信心,并从无数先烈和前辈那里获得了充实的信念,务实的理智,和朴实的品格.
其中,宋教仁先生就是我们最光辉的一位导师,一个榜样.
我们这些流亡者昂首回国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到那一天,我要重回宋公墓前,低下头来,献上最虔诚的祈祷.
牧晨 2008.3.23
—————————————————————
(附件:资料选摘)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号渔父,国民党代理事长。出生于中國湖南省桃源縣,逝世于上海,享年三十二歲,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從政歷程
宋教仁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爾後為華興會與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人、民國臨時政府唐紹儀內閣的農林部總長。他是孫中山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是国民党的组建人之一。
1913年國會大選,國民黨大獲全勝,宋教仁正欲循歐洲「內閣制」慣例,以黨魁身分組閣之際,3月20日,被袁世凱所雇殺手刺殺於上海火車站,子彈從後背射入體內,射中其右肋,斜入腹部,兇手開槍後逃逸。宋教仁疼痛難忍,趴倒在一張椅子上,他用手把于右任的頭拉到胸口,喘息地說:“吾痛甚,殆將不起,……我為調和南北事費盡心力,造謠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誤解,我受痛苦也是應當,死亦何悔”。當時在火車站送行的黃興、廖仲愷等將宋教仁送往滬寧鐵路醫院急救,手術後,情況沒有好轉,大小便中出血嚴重,21日下午,宋教仁再次被送進手術室,依舊回天乏術,22日凌晨4時48分不治身死。年僅32歲。身故後,宋教仁之墓安在上海市的閘北公園。
事後警方追查凶手為失業軍人武士英、幫派份子應桂馨、內閣總理趙秉鈞等人,但武士英後來吃了毒饅頭,暴死上海獄中;趙秉鈞被迫辭去總理。1914年1月應桂馨出獄後北上向袁世凱索酬,被人追殺,在逃往天津的火車上被刺。时在天津的趙秉鈞曾为之抱怨,不久在家中突然中毒死亡。以致於案情更為撲朔迷離。
後世評論
台灣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孫善豪曾經評論宋教仁對國民革命與中國近代的意義,其大略如下:
宋教仁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目標在於鼓吹湖廣新軍的覺醒,間接促成了武昌起義。宋教仁曾提議革命的上中下三策:上策京師起義、中策長江起義、下策邊疆起義。孫中山的十次革命,一般都屬於下策中的邊疆起義。黃花崗之役後,同盟會人心渙散。宋教仁與譚人鳳等乃毅然在上海另起爐灶,獨立執行中策,成立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以共進會與文學社為基礎,在兩湖新軍間鼓吹革命,於是乃有武昌起義之成功。
民國成立後,宋教仁將同盟會與其他小黨合併,成立國民黨。當時孫中山主張同盟會仍然為地下革命組織,隨時準備繼續革命。宋教仁則主張將同盟會公開化,以堂堂政黨之陣勢、用光明正大之手段,藉選舉取得政權。宋教仁路線不僅獲得了同盟會多數之支持,並且繼續與其他小黨合併,終於組成國民黨,而在國會大選中取得了多數。這個「國民黨」,不同於一九二四年孫中山主導的聯俄容共後的中國國民黨,實乃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真正的民主政黨。許多後來著名的民主人士如張東蓀、沈鈞儒、徐傅霖、羅文幹、石志泉等,都是當時這個國民黨的核心成員。
宋教仁對於內閣制的倡議與實踐。袁世凱當上民國總統後,孫中山被選為國民黨的理事長,旋赴東京,另組中華革命黨。而主導國內國民黨的宋教仁路線,則是在體制內,以內閣制來架空袁世凱。如果當時袁世凱能明察當代潮流、對帝制不抱期待,放手讓宋教仁組閣,則中國華盛頓或民國「國父」之名,無疑非他莫屬。而整個中華民國史,或就將此改寫。不幸的是:宋教仁的內閣制主張,站在袁世凱的立場而言,是強人所難,直接牴觸了袁世凱「一人天下」的期待,於是,被刺;開啟了中國此後一連串政治、軍事的混亂。

生平紀年
• 1899年入读桃源漳江书院
• 1901年中秀才
• 1902年赴武昌投考美国圣公会文华书院(现华中师范大学),被录为第一
• 1903年8月结识黄兴,成为挚友
o 11月4日偕黄兴,刘揆一、陈天华、章士钊共同成立華興會
• 1904年2月25日華興會在长沙西园正式成立,选黄兴任会长,宋教仁为副会长
o 7月在武昌发起创建“科学补习所”
o 11月计划在长沙进行起义反抗清朝政府,但事泄未遂,潜赴日本
o 12月13日抵達日本
• 1905年
o 6月创办革命杂志《二十世纪之支那》;入读日本法政大学
o 8月支持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同盟会,并当任其司法部检事长;将《二十世纪之支那》改为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
• 1906年曾一度回中国,企图在东三省建立反清政治力量,但不久就再次去日本
• 1907年黄兴赴安南谋举事,荐宋教仁代理同盟会庶务,主持同盟会日常工作,参与一切机密
• 1910年返回中国。
• 1911年宋教仁到上海组织反清运动,赴香港参加广州起义的准备工作。武昌起义爆发后,赴武昌组织外交工作。
• 1912年南京中华民国成立,被任命为法制院院长,起草了一部宪法草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
o 4月27日出任唐绍仪内阁的农林总长。
o 7月因不满袁世凯破坏《临时约法》,辞去农林总长之职。
o 7月21日当选为同盟会总务部主任干事,主持同盟会工作。
o 8月25日国民党成立,当选为理事,並受孙中山委為代理理事长。
• 1913年领导国民党获国会压倒性多数席次。
o 3月20日,宋在上海火车站(老北站,现上海铁路博物馆)遇刺,两天后身亡。袁世凱被认为是背后指使刺杀的主謀。
重读宋教仁 (节选)
作者:傅国涌
宋教仁只活了三十二岁,但他的名字在中国史上怎么也甩不掉。无论是支持民主,还是反对民主的人,都绕不开宋教仁这个名字。他在20世纪初那个昙花一现的 瞬间所掀起的民主旋风,至今仍是中国民主宪政史上一道最壮丽的风景线。宋教仁的话题是有关中国民主化的一个聚焦,袁世凯暗杀宋教仁是中国民主化步履艰难、 充满痛苦、血腥的开端,它已经成为一种象征,一个标志。在某种意义上,袁世凯和宋教仁也成了中国的象征,袁代表了中国几千年根深蒂固的专制势力,宋教仁代 表的是中国近代以来对以民主、人权为核心的人类主流文明的追求。
挟着辛亥革命的风雷,在民国初年的历史舞台上,年轻的宋教仁发出了响亮的民主宣言,从1911年秋天到1912年初,从组 织国民党到大选获胜,他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的春天。

但是宋教仁为探索一种全新的政治制度甚至献出了自己 宝贵的生命,他的理想、他的精神、他的人格追求永远不能被亵渎,他对中国宪政民主的贡献永远不能被抹杀。在1913年春天的中国,几乎所有有良心的中国人 都曾为宋教仁之死感到痛苦和不安,尽管他们的政治观点千差万别、形形色色,却都认为宋教仁是一个矢志于民主事业、有能力调和南北的政治家。他在民初的政坛 上是个独一无二的人物,是不可替代的。
1912年秋天宋教仁联合五党组成国民党,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头脑明细,手段灵敏”,袁世凯所支持的共和党无法与他匹敌。他鼓吹责任内阁、政党内阁,他 认为”以前是旧的破坏的时期;现在,是新的建设时期。以前,对于敌人,是拿出铁血的精神,同他们奋斗。现在,对于敌党,是拿出政治的见解,同他们奋斗”, 在政治上表现出倔强的进取精神,同时又有极强的活动能力和丰富的宪政知识。谭人凤一语道破,”国民党中人物,袁之最忌者惟宋教仁”。

面对这样一个人物,一世奸雄袁世凯岂能无动于衷。在宋教仁辞去农林总长后,”袁极力牢笼,饵以官,不受;啖以金,不受。日奔走于各政党间,发表政见,冀 以政治策略,为有次序之进行,改革一切弊政,一时声望大哗。”(《谭人凤集》)先是袁世凯有意让他出任总理,刘揆一、范源濂等出面力劝。孙中山、黄兴、唐 绍仪等也劝他就任。但他坚持政党内阁的主张,所以坚辞不就。
在随后举行的国会两院选举中,国民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宋教仁沿江东下,从长沙、武汉、安徽到上海,再到杭州、南京。一路上到处发表演说,批评袁世凯政府,阐述自己的宪政理想,言论风采,倾动一时。而袁世凯杀宋之心也就定了。

宋教仁这时已是众望所归,他如到北京,根据约法组织内阁是任何力量都没法阻止的。其时大选获胜,他组织政党内阁,制约袁世 凯,实现民主的时光已经指日可待,所以他的诗里洋溢着的是一种胜利者的喜悦。甚至临终前他还致电袁世凯寄予殷切的期望,章士钊说他是”至死不悟”,他对袁 世凯所代表的中国根深蒂固的专制力量实在是认识不足。”中山与克强,仅在民元八、九月间,与袁有过短时期的接触,他们对袁不能深知,自在意中。宋教仁比 孙、黄年事更轻,阅世更浅,读书也不够深入,以为只要一部’约法’,一个在国会拥有多数议席的’党’,藉着’责任内阁’的空名,便可以对付袁氏而有余,这 岂不是书生之见?”

在武汉,谭人凤曾告诫他”责任内阁现时难望成功,劝权养晦,无急于觊觎总理。”他还告诉宋教仁,有秘密报告说会党头目应夔丞在北京直接与政府交涉,领有巨款,要他注意戒备。但宋认为是”杯弓蛇影之事”。

在上海,陈其美也要他提防暗杀,许多朋友来信要他多注意安全,他都以为是谣言。3月 20日,他动身北上那天他到《民立报》和记者徐血儿话别,徐请他慎重防备,他坦然地说:”无妨。吾此行统一全局,调和南北,正正堂堂,何足畏惧,国家之 事,虽有危害,仍当并力赴之。”
宋教仁的死打破了民初在中国实行宪政民主的梦想。他的死,导致了国民党的瓦解。国民党在宋教仁被暗杀后,失去了精神支柱和在实际中能够控驭的健将,很快就在袁世凯的利诱威逼之下四分五裂了。

中国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宪政民主的尝试到这一步其实已经彻底破产。其中的关键就是宋教仁之死。因此当时和以后的人们都以为他的死决非一身的存亡, 而是国运所关。他的死造成了以孙中山、黄兴为代表的南方革命党人与袁世凯的彻底决裂,终于引发了二次革命
重读这段历史我禁不住潸然泪下,虽然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年代,宋教仁却一直活在我的心中。他的死不是他个人的不幸,而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不幸。他的死实 际上预示着在这块古老的东方土地上要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还将经历多少曲折、艰难,要献出多少优秀儿女的青春、甚至宝贵的生命。宋教仁死了,他把未竟 的理想留给了后来的人们。
在宋教仁的宪政思想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他所一贯主张的责任内阁制,他说:”内阁不善而可以更迭之,总统不善则无术变易之,如必欲变易之,必致动摇国本 “。南京临时政府时期,孙中山最初提名他为内务总长,临时参议院通不过,改任法制院院长。有人为他抱不平,他则说:”总长不总长,无关宏旨,我素主张内阁 制,且主张政党内阁,如今七拼八凑,一个总长不做也罢”。

他说:应当由内阁代总统对国会负责,总统不负责任,凡是总统的命令,不仅要阁员副署,并由内阁起草,这才是责任内阁制的精神。责任内阁则应该由完全的政党组织,反对混合内阁、超然内阁。

他之所以坚定地主张责任内阁制,陈旭麓认为还有一层意思他自己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试图通过这一制度性的安排而由革命派掌握实际权力,排除旧官僚的影 响。他早就为自己没有能够前去领导武昌起义,使大权落入黎元洪之手悔恨不已,所以才极力劝黄兴在南京开辟新天地。对袁世凯这样一个”不学无术,其品更恶劣 可鄙”的人,就更有必要用可靠的制度来限制他的权力,使他不至于脱离共和的轨道。袁已经取得了民国大总统的高位,那么,除了责任内阁制之外,还有什么更有 效的制度呢?从袁世凯当时的紧张来看,从民国的体制来看,一旦宋教仁的政党内阁组成,袁想在这样的制约之下走他的专制独裁之路是不太容易的。

作为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大一统的集权专制传统的社会,在建立民主制度时不得不考虑在美国式的总统制和法国式的内阁制之间作出一种选择。由于根深蒂固 的专制传统、缺乏长期深入人心的民主启蒙,在总统制下任何一个人当上总统的人都有可能走向集权、甚至独裁。内阁制在制度安排上对这样的最高权力进行约束, 宋教仁的这一思想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今天我们回首历史,看见的仿佛只有尘埃,只有权势的喧嚣和赞美,殉道者的血迹早已干了,他们为此流尽了热血的思想也早已被我们淡忘。我们这个民族的集体 记忆里永远缺乏忏悔、缺乏反省,因此先行者的教诲总是被我们一再遗忘,历史总是重蹈覆辙。这是我们的悲哀,是全民族的悲哀。

1913年3月的那一刻,宋教仁先生以他的鲜血染红了他所追求的民主理想,也染红了整个沧桑百年史。年轻的宋教仁被罪恶的专制子弹击中,他永远年轻,他的 生命定格在32岁,定格在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痛苦的是一个宋教仁到下了,并没有什么千万个宋教仁站起来,优秀的人物总是只出现一次,只有败类常常重复出 现,只有庸人可以批量复制。

重温宋教仁的宪政思想,更加为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感到可悲、可怜、可恨!悲的是我们失去了一个走向民主的大好机会,这样的机会是难得出现的;怜的是一个 不知道爱护自己的优秀分子的民族,终究是无法真正站立起来的;恨的是袁世凯们总是占据着这个民族的优势地位,他们从来就不放过宋教仁们。而今袁世凯们,多 少大大小小的军阀、官僚都已化为粪土,只有宋教仁依然站立在历史的风尘中,默默地凝望着我们。
思君哽咽不成声–宋教仁小记
当年,《走向共和》剧中出现宋教仁时,妻子问我:这宋教仁就是宋庆龄的父亲吗?曾令我唏嘘不已。近日得知,“电视剧《日出东方》中,毛泽东在读报时说,蒋 介石就要结婚了,新娘是宋教仁的第三个女儿。”(6月22日《中华读书报》《荧屏舛误举偶》)这回,我已经是“悲从中来”了。
在风起云涌的中国近代史上,戊戌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黄兴、秋瑾、邹容、陈天华等,一串响当当的名字,家喻户晓,素为我们景仰。然而,为推翻 满清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共和国出生入死、竭忠尽智,而且堪称近代中国宪政精英的宋教仁,却为时人遗忘。能不令人悲哀?

宋教仁是湖南桃源人,生于1882年,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1904年与黄兴、陈天华在湖南组织华兴会。次年长沙起义失败后流亡日本,又与孙中山组 织成立同盟会。1910年冬回国,在上海主编《民立报》,呼吁民主、宪政。第二年与谭人凤组织同盟会中部总会,武昌起义后奔赴上海、江浙等地,组织革命军 攻克南京,并筹建临时政府。中华民国成立后任南京临时政府法制院总裁,参与南北议和,1912年到北京出任农林总长。国民党成立以后任代理理事长。
宋教仁早期接受西方民主思想,形成系统的宪政理念。他天资聪慧,博学多才,工作勤勉,翻译过《日本宪法》、《英国制度要览》、《德国官制》、《美国制度概要》等10多个国家的宪政著作。有《宋教仁集》、《宋渔父日记》等著作传世。
清末,中日发生间岛事件争议,他根据高丽古迹遗史写出《间岛问题》一书,使中方在谈判中获胜。当俄国企图派兵驻守撒拉时美时,他旁征博引,作《承化寺 说》,以翔实的史料考证撒拉时美即中国古代之承化寺,各国舆论为之折服。连素以高傲古怪著称的章太炎也对他敬服不已,称“遁初有总理之才”。辛亥革命后, 宋教仁急赴武昌,帮助武昌军政府起草《鄂州约法》。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具有近代意义的宪法草案,规定了21条人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约法已形成了三权分 立的基本架构。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他出任法制院长,多数法律条文也是出自他的手笔。有人尊其为民国蓝图的总设计师,一点都不过誉。
宋教仁还是位出色的诗人,黄花岗烈士陈更新牺牲时,他作两首七律吊曰:

残月孤云了一生,无情天地恨何平;
常山节烈终呼贼,崖海风波失援兵。
特为两间留正气,空教千古说英名。
伤心汉室路难复,血染杜鹃泪有声。

海天杯酒吊先生,时势如斯感靡平。
不幸文山难救国,多才武穆竟知兵。
卅年片梦成长别,万古千秋得有名。
恨未从军轻一掷,头颅无价哭无声。
二诗同韵,韵律工严、用典贴切、格调雄浑悲壮,至今读来仍令人为之击节。绝非附庸风雅之辈所能为之。
宋教仁不但才华出众,而且卓见远识,人格高尚;  宋教仁是孙中山“天下为公”的伟大实践者,他不恋权,不图利,高风亮节,世所景仰。
1913年3月中旬,宋教仁接到袁世凯邀其北上共商国是的急电,决定即刻赴京。有人嘱咐他小心以防意外,建议他搭船从水路上京,但他嫌轮船速度太慢,决定 坐火车。坦言曰:“无妨,吾此行统一全局,调和南北,堂堂正正,何足畏惧,国家之事虽险,也当并力赴之”。3月20日,宋教仁在黄兴、廖仲恺、于右任、陈 其美等友人陪同下来到沪宁车站,突然,枪声响起,宋教仁倒下……。临终前,嘱托诸同志照顾其老母幼子;让于右任将其全部藏书捐献南京图书馆;请友人给袁世 凯发去一封电报:“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会确立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至死犹对国家的民主宪政念念不忘!人杰鬼 雄,至仁至义,一片冰心,可鉴日月!当时在日本的孙中山得知宋教仁遇害,悲愤欲绝,撰联挽曰:“作民权保障,谁为后死者;为宪政流血,公真第一人。”
在中国几千年集权专制社会行将就木之际,在中华民族历史车轮前进的十字路口,袁世凯罪恶的子弹结束了宋教仁31岁的生命,更使近代中国一个可能实现民主、 宪政的历史契机与国人擦肩而过。 宋教仁之死,证明了几千年专制集权土壤孕育出来的独裁者,是决不会让主张分权者去制约他的至高权力的。
陈章
访宋教仁墓(节选)
宋教仁逝世后,同年4月13日,国民党人在上海举行追悼大会,参加者2万余人。孙中山的代表吴玉章及于右任、马君武、伍廷芳等国民党人及各界人士25人在会上慷慨陈词,赞扬宋的革命斗争精神,要求政府追缉凶犯,历时数小时,盛况空前。4月25日,谭人凤等人致电政府谓:“为宋教仁铸像,开设公园”,原选址徐家汇附近,购地111亩,筹款5万银两。因该处离宋教仁遇难处过远,后择近北火车站的宝山县象仪巷乡间,辟地10余亩建墓园。墓地占地0.6公顷,1914年6月落成。宋教仁遗体迁入墓地当天,送葬者达数万人。谭人凤、王惠宠、居正、章太炎、沈缦云等参加葬礼。

宋教仁墓地近似正方形,四周砌有24根圆头方柱,连成石栏。墓寝坐北朝南,为圆柱体半拱顶状,墓前立墓碑,上书“宋教仁先生之墓”,系集孙中山墨迹而成。墓顶塑有鹰斗蛇青铜雕塑,象征宋氏与封建势力顽强搏斗精神。墓地南隅正中左右竖有石柱两根为出入口,置台阶8级,供拾级而上。墓区正中石柱顶端耸立宋氏全身西服坐像,用大理石雕刻而成,坐像底座正面刻“渔父”两字,系章太炎篆文手迹。背面刻铭文,系于右任所书:
“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於乎!九泉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
墓区广场及通道均系花岗石砌成,周围广植龙柏、广玉兰、香樟和月季等各种花木,整个墓园显得庄严肃穆。宋墓建成后,定名宋公园,受到社会各界极大关注,闸北商界还专门设立宋公园管理委员会,看护墓园。

现在我所看到的宋教仁墓,已经远非当年盛况,于右任的“勒之空山”竟一言成谶。其实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两党合作创办在闸北的上海大学曾计划在宋公园一侧营建新校舍,以缅怀民主革命先驱宋教仁。1925年8月,国共两党参与的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在上海成立时,仪式之一是前往宋公园凭吊宋教仁,参加者有杨明暄、糜辉、柳亚子、宛希俨、董亦湘、王觉新、侯绍裘、王春林、朱季恂、姜长林、戴盆天、黄麟山、李一锷、高尔松、黄竞西等人。1929年,上海市政府决定扩建宋公园为教仁公园,后因一二八、八一三日军两次入侵上海而未成。墓园虽未毁圮,但杂草丛生,荒冢一堆。1946年初,抗战刚刚胜利,上海市政府就修葺、整理宋公园,定名教仁公园,向公众开放。但几年后国民党就黯然离开大陆,这片土地的新主人于1950年将教仁公园更名为闸北公园,这看起来虽是一个名字的简单变更,但这处设施的象征意义则完全改变,一个为中国宪政奋争、献身的英雄从此淡化为遥远的历史,人们对宪政理想的渴望与追求也随之被狂热的乌托邦所淹没、置换。

现 在的宋教仁墓仅偏居闸北公园西侧一角,墓地西侧的土地在共和新路拓宽时被蚕食,在公园外建有一座仿宋代风格的茶楼,名曰宋园,其实已经与宋教仁纪念毫无关 系,一任门前车水与马龙。我造访茶楼,其主人竟不知宋教仁为何人。公园之内游人如织,噪声喧天,宋教仁雕像四周全是舞枪弄棒的健身者,就连登上宋墓的8级台阶,也成为健身场所,更为诧异的是,台阶之上就是墓寝了,在这方寸之地,也容纳着三十多个舞剑者,以至于我向宋教仁行默哀礼、三鞠躬时,也被健身者粗暴呵斥,要我让开。墓地右侧虽竖有上海市文物保护委员会1981年8月15日所立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宋教仁之墓”铭牌,但 几十个游人依然在墓寝、墓栏上压腿练功。公园西门外是一只巨大的茶壶造型,如果从西门进来,迎面是一尊茶神雕像,周围是关于茶叶知识的介绍和展示,你完全 无法想象这是中国宪政精英的安葬之地。只在公园西门外、在背对街道行人目光的方向,在膝盖高的地方,有几句文字介绍,称此公园前身乃宋教仁墓云云,像一个 细小的注脚。令人不胜唏嘘。

宪政精英宋教仁墓沦为荒冢一堆,被野草淹没,同时被荒草淹没的还有中国人的宪政梦想。于右任在其墓题曰:“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於乎!”93年之后,我来到宋教仁墓前,也想借于右任的话“质诸天地”!
燕南 2005-7-31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