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兰秀铭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中华英烈谱: 陆兰秀.(1917—1970.7.4)
—————————————
祭陆兰秀

有良心人,岂容共和化专制

求真理者,安能屈辱为党奴
太湖泪雨横山血
兰秀英魂傲姑苏
白发女杰碑何在
混沌九州谁是主
充耳民怨啐红朝
遍野怒云围官府
他日伏法还债鬼
应是当年众屠夫
待到大地重光时
再祭香火聚东吴
—————–
附件:
陆兰秀,1917年生于苏州,1940年4月,在武汉大学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三次被追捕;抗战胜利后,在“下关 惨案”中同国民党特务斗争而被毒打致伤;1948年,她同丈夫协助第二野战军获取重要军事情报,为解放南京作出贡献;1949年开国大典时她是作 为对建国有功者应邀参加观礼的。
1966年,陆兰秀调回家乡,任苏州图书馆馆长。不久,‘文革’祸起,她冒死进谏,受批斗、关押、殴打,遍体鳞伤。她身陷囹圄的三年中,写下了 14万多字批判‘文化大革命’的几十篇论文杂文和意见书、‘忠告信’。

陆兰秀上书毛泽东,要求立即结束“文化大革命”,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解放全国人民。她在《告全国人民书》中,指出“文化大革命” “使历史大幅度地开倒车”,“人们如果不觉悟,不奋起抵制,不采取积极的行动,这种历史倒退,还将不断地倒退下去,使整个国家遭到毁灭性灾难”。陆兰秀说:对“文革”这样历史的大倒退,如果大家都不置一辞,那中国人、中国党还有什么骨气?还有什么希望?
在批判神化领袖的论文中,陆兰秀说:“对毛主席的指示,要分析其内容,然后决定应否接受或应否抵制”;“如果人们永远束缚在一切紧跟 毛主席、一切服从毛主席的思想枷锁之下,人们将永远得不到解放。”她坚持对理论和政策自由探讨的权利;“马克思主义不是天生神圣的东西……这种理论是随着 实践的发展而愈益补充、完善的。所以对某些理论和政策,提出不同看法,只要是科学的探讨,称不上叛逆、反革命之类。叛逆者,是古代帝王自以为神圣,对臣民 所办的罪名。在科学探讨上,从来没有什么叫叛逆的。”

1970年3月,陆兰秀在经受了长期野蛮专政之后,口吐鲜血,挣扎着写下了措辞激烈的《陆兰秀代遗书》,认定“毛 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陷全国人民于水深火热苦难深重之中,”,要求“凡我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儿女子孙,都应世 世代代牢记这一血的沉痛教训……永载史册,以儆后人”。同时,她还写了一份《意见书》和《忠告信》,要求周恩来总理接管全国政权,要求毛主席作深刻检查。
陆兰秀先后经过4次审讯。每次都是昂着头颅,重申自己的观点:”是真理,那怕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也要坚持下去!” “我从来没有考虑与我有利无利的事情。在这里这样硬梆梆,把我绑到刑场上,也是这样硬梆梆!” 她对同囚一室的杨玉珍说:”我什么罪也没有犯,就是反对文化大革命。他们说我是反革命,六个彪形大汉揪住我在逮捕证上按手印,我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反革命。斯大林的肃反,还没有文化大革命这么严重。现在怕的是他们,不是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人民的事,我不着急。这一代人不替我平反,下一代人看了我的材料,一定会替我平反的。”

陆兰秀所有这些闪耀着真理光芒的文字都作为“罪证”扣押在案,苏州市召开四万人大会,悍然以“现行反革命”罪将陆兰秀处以死刑。刑前 游街示众,为防止陆兰秀在大会上和游街时有所表示,竟断下她的下颔骨,还在她口中塞满了破布,使她不能出声。当天下午4时40分,坚持不迷信神权、不屈从暴力 的陆兰秀被枪决于苏州南郊横山山麓。随后,陆兰秀的遗体被送往苏州医学院解剖。
这位懂得4门外语,一生追求真理的女中豪杰,身后留下的只有7大卷 “罪证材料”,14万字的批判“文革”的论文、杂文和意见书,假牙,一块手表。

1982年4月2日,中共江苏省委、江苏省人 民政府作出《关于追认陆兰秀同志为革命烈士的决定》,并由中共苏州市委举行追悼大会,在苏州市横山烈士陵园建立陆兰秀烈士墓碑.但如今坟早不复存在,碑亦荡然无存.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