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维权运动观察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中国大陆的维权运动进入大规模的抗争阶段,如同接连不断的洪峰,已经历了十年左右的高潮期,这是自49年中共执政以来前所未有的。以每年八万多件群体公开化抗争为主要方式的维权运动事件中,官方暴力镇压和群众采取武力抗暴自卫的比例皆迅速增高,预示着维权运动必将进入新的阶段。

民众投入维权运动的初衷,是相信政府会秉公执法,相信官员会良心发现。但无数上访请愿的结果令人寒透了心,对政府的信任与期望破灭了,反政府的情绪自然蔓延。烧警车、砸办公楼的举动之普遍,说明民心已经越过了“情绪化冲动”的黄线,其发展方向当然就是“理性化”的推翻政府的革命。

革命的理由日益明白:官民关系是敌对关系。中共以暴力消灭了自然形成的社会阶级,制造了一个依靠暴力维持其利益的官僚特权阶级,将一切国家公权利据为己有,使人民成为实际上的亡国奴;所谓“维权运动”,其实是夺权运动,因为官方并不认可人民的权利,法律不是为了保障人民的权利,而是为了保障统治者的特殊权益而随心所欲地剥夺和压迫人民。政府的行径与外来侵略者的霸道如出一辙。中共宣传机器放肆地歌颂蒙元、满清的统治者,显见中共几乎本能地朝着暴力征服者认祖归宗;而人民的反抗斗争也就自然会开始呼唤陈胜吴广的再生。

所以,维权运动并非许多人所轻视的那般只是“为钱运动”;只要公权利不还给民众,维权运动就必定将矛头指向五十多年非经民选授权的中共非法政府。民众与官党的对抗就只能朝着最激烈的方向发展。诚然,“蝼蚁尚且偷生”,老百姓谁也不愿当什么烈士;但人的忍受力毕竟是有限的,群体互相影响的情绪可以使这限度缓升或急降。一旦防洪坝破损,瞬间溃堤千里有何奇怪?

经过几十次政治压迫运动的折磨,经过1957、1966、1976、1978、1986、1989多次民运洗礼的中国人,其潜在的政治“素质”无疑是世界第一,中国民众自会找到夺回国家主权的办法。

在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已彻底丧失了信仰基础的今天,官民的争斗越来越赤裸裸地无法掩饰。官方倒是真的维权:他们要维持霸占了半个多世纪的特权。民众的维权运动则当然要否定官方的特权,并以有效的行动剥夺特权。有特权便无民权,这是最简单的逻辑。

维权运动不是维护中共官僚集团的既有特权,而是要粉碎造成特权与特权阶级的制度,让国家主权落实到人,把中国改变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真正的共和国,使人民成为主人。

维权运动是划时代的民权运动、民主运动、民主革命!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