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浪游曲(旧作选录#3)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我的歌(1979)
我不稀罕生前的荣华
也不迷恋死后的桂冠
我不需要可怜的权势
也不崇拜伟人的尊颜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灵
生就人所应具备大天性
想说就说,想笑就笑
绝不委屈自己的生命

在我所生存的土地上
我可以播种,也能够收获
命运袭来的种种哀伤
都将变成而后的欢乐

我祝所有的亲人团圆
抚平离别激起的悲愤
我愿人们将铸剑为犁
消除人类相残的横祸

我的歌把自己歌唱
我就是我生命的太阳
这自爱的歌曲谁都爱唱
只要是人性未泯灭的地方

我唱着它劳动、生活
不怕灾难,也不怕死亡
这支歌自然会流传下去
永远为新的生命歌唱

致诗人(1979)

你不是傲居温室的名卉
日日吮吸着园丁的汗水
你不是高挂客厅的锦毯
由工匠千针万线所描绘
你象断层露出的岩纹
记载着无可修改的历史
你如原上寻常的野花
反射着阳光雨露的恩惠

你不是半遮幕幔的笼中
灵巧圆滑的鹦鹉小嘴
你不是金漆商标的瓶里
玉手揿压挤出的香味
你象奔涌的浓云下面
逼人肺腑的清新雨意
你是无声的闪电之后
突然爆发的阵阵惊雷

我的爱(1979)

我爱西方徐徐坠落的残阳
和那一片羞红的暗淡余辉
我爱泪光闪闪的满目星辰
和那恬静温柔的濛濛月色
在无声的角落,坐一个通宵
怀着无穷无尽的幻想
在黎明时分沉沉入睡
梦见清晨的雾和露水

我爱清溪流入幽深的岩穴
又在悬崖尽处噴发出银光
我爱伫立在乡村的桥畔
望桑林梢头掠过的雁行
迎受着凄凉的风雨吹拂
怀着隐隐约约的盼望
直到胸口一阵阵疼痛
独自悄悄叹息着归去

我爱采摘金灰色的蒲公英
站在高坡上轻轻地抖动
任风把它们送向远方
让目光追随那悠然的行踪
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
唱一支缠绵哀伤的歌曲
深信在大地的某处
爱听这歌的人自会听到

我爱急走过广场的块块砖石
象穿越着滚滚如潮的人流
听一颗颗热诚的心脏博动
在那陈旧的墙上碰出回声
而当路灯开始启辉的一瞬
记忆又显得格外清晰
我会得到一种无疑的安慰
她说是长久等待,而非永远分离

海——致范熊熊(1980)

海,汹涌着仇恨的海呀!

死神的海是无限的
它不会象黑夜那样消亡
它吞下了纯洁的灵魂
不再让这颗星儿发光

你死了,谁看见那短短的一瞬——
如夜空划过的流星?
你死了,谁听见那入海的声响——
如闪电激起的雷鸣?

海,汹涌着愤怒的海呀!

谁说生命是宝贵的——
当人们活着的时候?
难道唯有此刻才伟大——
当死神举起了黑手?

为什么你美好的愿望
象未开的花蕾般凋谢?
为什么你垂下双翼、闭上眼
你为什么不再活下去?

海,汹涌着悲哀的海呀!

你投海自尽为的是什么
为了得而复失的信心吗?
你象投入母亲的怀抱一样
难道只有死能安慰你吗?

你曾象爱母亲一样
热爱生命,热爱祖国
但你终于投进大海的墓穴
是母亲不爱你、欺骗了你吗?

海,汹涌着绝望的海呀!

一颗热烈跳动的心止息了
海水呀,不用去刷洗这心灵
这心灵多纯净,全未沾染
人世间虚伪丑恶的灰尘

你奉献过真诚的爱和信仰
得到的却是欺诈与压迫
难道世间就没有可信可爱的
难道人间竟容不得一句真话?

海,埋藏着深思的海呀!

难道只有死亡才是真理的归属
而活着就得忍受精神的磨难?
这广大的国土竟无法挽留
已去的和将来的正直的心吗?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消逝了
而你所无法忍受的罪恶
到什么时候才能终止呢?

海,怀孕着希望的海呀!

自救(1980)

我们不要暴君,不要昏君
我们也不要“英明的君主”
我们不要贪官,不要酷吏
也同样鄙视“青天大老爷”
让那些愚昧的奴隶
去等待天降恩赐吧
但谁要来“解救”我们——
请他远远地滚开

无论是经文,还是皮鞭
或朝三暮四的许诺与赏钱
够了——难道事实还积压得不够
尸体还堆得不高、血还涂得不厚
难道你我没有救自己的能力
难道命该是听从他人的摆布
让我们自己来救自己吧
所有真爱自由的人

不要说:算了,没有办法——
沉陷于不可救药的麻木
如果你把只有一次的命
当成随便可扔掉的破布
那么,对你也真无话可说
算了,你可以向人世诀别
但所有珍惜生命的世人
正不停地为自由磨着刀剑

我们有埋藏已久的情感
还有理智赋予的力量
任谁也无权把人性、人权
把人的生命力活活埋葬
为了生命之爱,就去追求
何须多顾虑什么牺牲
让我们点燃自救的明烛
聚成连天火炬、万里神灯

再会(1981。春。于超山)

那天你最后一声喊
两耳都有回声
半山腰一阵风吹过
再会

绕过弯弯的小路
你已消逝在天边
我独自挥着手
对山外的云雾

春天的阴云正来得骤
它横在你前头
那阴沉的凶兆
却不能把你阻挡

你修长的身影
梦一样孤单
且留存你的欢笑
天真如野外的花朵

从冰凉的石凳上站起
我走向山岗的最高处
喃喃地说
再会

秋菊(1981)

秋菊又开满庭院
还是你那年栽种的——
你用沾土的手擦汗
还那么快活地唱歌

如今歌声不再回荡
秋菊却开得那么惹眼
我真想采一束最洁白的
挂上你铁窗前的围墙

把秋日的晴岚和艳阳
溶进这清冽的花香
愿它在幽暗的角落
会散发光明的遐想

放风的时候,那风
会把金色的落英吹送
接住它吧,闻一下
爱情仍是那么浓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