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分享給朋友

 

文/北明

 

动物如此走近人的某种生活。——是说在一个正常的生存环境。前两天女儿问:我们是毛驴还是大象?我有些困惑,说:什么毛驴大象?你是鸡,爸爸是猪,妈妈……。女儿不等我数完家里的属相就打断说:No!要是我们支持民主党或者共和党,我们不是毛驴就是大象!噢,我总忘记自己是美国人的家长。面前这个美国人虽然不大点儿,她的话语系统和动物世界已经开始显示跟我的不同。

共和党及其支持者在美国的民间与官方政治生活中,被称为大象。民主党及其支持者则被称为毛驴。毛驴们竞选总统的集会,在打响美国独立第一枪的波士顿落下帷幕不久,大象们竞选总统大会在911恐怖袭击的纽约擂响战鼓。

纽约的希尔顿酒店决定,把电梯里24小时开着的电视锁定在“狐狸”新闻频道(Fox News)。自伊拉克战争始,“狐狸”的收视率突然直线上升,一跃成为美国收视率最高的几个电视台之一。在美国众多独立媒体中,“狐狸”是唯一持鲜明的共和党外交立场,支持美国武力解除萨达姆政权的电视台。此外,左派媒体也承认,狐狸同样秉持真实、客观、力图准确的新闻报道原则。一直以来,纽约这家五星级酒店电梯里的电视锁定在CNN,这一周酒店改了主意,让人看狐狸。原因不奇怪,这几天电梯里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的,都是来自德克萨斯、福罗里达、宾夕法尼亚和密西根的共和党“大象”。

“他们管我叫孤家寡人(Leper)还是叛徒我都不在乎”,参议员滋奥•米勒(Zell Miller)兴致勃勃地说,“我一向被看得比这还糟。对我来说那全是无稽之谈。”这家伙来自佐治亚州,一直是民主党人。这次共和党竞选集会,他却是主要发言人。共和党当然没管他叫“孤家寡人”或“叛徒”,他们管他叫“披着驴皮的大象”。自从911之后,他坚决支持共和党布什政府反恐强硬路线,所以这次跳槽了。

另一位来自克里福兰城市的共和党代表叫格瑞斯•库度克斯(Grace Kudukis),他原本是大象,却禁不住公然表达毛驴们的想法:“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耽心被认定是共和党人,那是一种耻辱。”他显然是个“披着象皮的毛驴”。

突发的重大国际事件导致美国两党采取不同的对应措施。恐怖集团跳出来试图改写上个世纪世界格局的时候,美国遭难,进而应战,要制止,进而要“矫枉过正”:重组世界格局。动作太大,形成高透明度的美国政治史上不常出现的阵局。因此两党各自内部也出现原则性纷争,到了四年一度两党决战关头,有的纷争者甚至几乎跨营走人了。他们在分歧中不肯稍微委屈自己的见解。而我们这些曾被故乡的黑箱政治愚弄太久的局外人,在一旁观战,痛觉美国政治透明!深感两党动物们自由!他们无论怎么跳槽换皮,无论自我感觉多么“耻辱”,绝对没有危险被揪出来打倒。党外群众一样透明、一样自由:共和党集会前一天,纽约街头十数万人的反对示威,光天化日,声势浩大。

要说我们是“黑箱政治”,那他们就是“桌面政治”。目睹他们的政治争吵,有时候忍不住要评论、要感慨。毕竟这里无论你支持大象还是支持毛驴,或者谁也不支持,都没人强迫你。不过回首故土,还是不免一再告诉自己:何必在乎他们究竟是大象多还是毛驴多。不管这些动物披什么皮,发出什么叫声,选了哪个当总统,都不会象萨达姆那样屠杀自己30万民众。也不会向金氏父子那样,弄出一个色厉内荏的北韩来,为了它的大饥荒和核子讹诈,让全世界排着队给它发粮、轮着圈给它开会。更不可能弄出一个社会主义来“与时俱进”,一边禁止唯一的官方动物做生意(国家干部不许经商),一边鼓动不多的民营狩猎人入伙当野兽(欢迎资本家入党)。

我们那片土地是世界上所剩不多的政治荒漠。虽然我们有多达十二种动物的属相,可是我们那里多年来只生长权利独占的披着羊皮的狼。所以,对比美国奔驴跑象的政治绿野,还有狐狸以及众多竞争对手的媒体生态,长久以来我们的基本诉求就只一个:给狐狸自由,让野生动物和生长,恢复民间原始森林。

2004年9月1日凌晨 美丽岚 墨根窑

 

原载《观察》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