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分享給朋友

 

文/北明

 

中国的“沸点”到了。这个神秘的灾变已然发生。没有人能够预言它将持续多久,如何可以控制。病毒不停地更新换代,而且据CNN昨日报道:从北京病人体内发现的病毒和从广东病人体内发现的病毒不同。不仅如此,世界医学界的研究试验,无法赶上病毒自身变异的速度。它太快了!香港友人说,自它造蘖人类几个月以来,已经更新了五代了!好莱钨神秘恐怖电影中的那些完全非现实的、超验的、科幻的情节几乎全部在“沸点”上再现。

中国社会“沸点”当头。需要有效的对应运作机制。

什幺制度最有效率?专制制度。专制制度一手掌握国家所有资源,包括经济、司法、新闻、军队、警察、行政,还包括医疗,还包括乡绅、街道这样的本来属于民间的资源。专制制度不用人大国会表决授权、不用三权分立相互制肘,不用报纸叫啸捣乱看热闹,不用电视炒做大惊小怪。专制制度所有的民主制度的摩擦内耗都没有,不用一个议题讨论来讨论去,所有嘴都发言,所有言论都管用,所有人都参与,所有方面都得照顾到。专制制度不会议而不决,决而不动,动而不果。专制制度雷厉风行,不管死活,不讲情面,不计成本,不算报酬。专制制度在突然的灾变来临之际,最有力量。理论上,是这样。

看看专制制度不经意创造的功绩吧:八个“十年磨一戏”的革命样板戏,精益求精;大型歌舞剧东方红,气势气势恢宏;亩产十三万斤粮的高产田(假的),信誓旦旦不由你不信;全北京除四害敲脸盆,硬是把四害之一的所有麻雀敲得不敢落足,累死在天空飞翔之中,弄得现在的儿童不知麻雀为何物;砸锅买铁大炼钢,说是以此赶超英美帝国主义;全民皆兵,备战备荒,挖地道挖得神州大地城镇乡村大江南北到处坑坑凹凹;天安门广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广场;人民大会堂是全世界最大的会堂,多大的树林都能砍光;多少动物都能吃光;四十岁正当年就退休养老了;七岁的小孩子书包却沉的背了爸妈爷奶全家的希望、全中国未来、全世界希望;眼线、特务的人口比例肯定超过前东德(他们的特务间谍总数才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这个诺大专制制度国家力量动员起来,前三十年把中国弄得水深火热,非正常死亡人数上个世纪第一;后二十年把中国弄的纸醉金迷,除了认识钱就谁都不认识。

问题是,专制制度必须感到大难临头,才能调动它的一切力量,最大限度发挥它的作用。所以,专制制度这次必须把“非典”当作自己的大难而不是民众的大难来看。专制制度的价值观念从生到死都不会改变,它坚定不移地相信手里的权利比权利下面的人民重要得多。如果专制制度发现事情发展到社会动荡了,银行挤兑了,权利危机了,专制制度就要发狠了。就要出效率了。

世界上有什幺事情是共产党做不到的吗?没有。1918年资讯那样不发达的时候,山西的土军阀阎锡山还能当机立断,迅速制止疫情,还让海内外称“神”呢。看来这次专制制度要“后发制人”了。光是一个山西五台山,据说就弄了一个“三条保障线、四大措施、五项制度”,调动了从交通、公安、防疫、医疗、卫生、宣传、行政等几乎所有力量;而北京也已经全面总体行动起来了。军队出动控制局面、后勤保障物资供应、网络封杀“谣言”凶手、医疗调配设备、交通封锁、城市戒严、街道防查、航班关闭。据说这些消息尚不确实,希望这些消息是真的。

专制制度心里想得是这个体制不能垮。友人却说:“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班岗”。

天经地义的,专制制度要管这个国家,就得担当起责任。原来老百姓管专制制度中的官员叫“父母官”。专制制度封锁消息五个月,欺骗舆论,不顾百姓死活,已经造下蘖了。对那些站出来管事的“好官”,专制制度的官僚们不要在背后桶刀子,揣摩让他们下台的机会。天地良心,专制制度中的官僚们总得有那幺一点点吧?

还有一项荐言:既然“非典”不治,很大程度上依靠病人体能自我恢复,不要让大量的义务人员献身治疗,徒然增加他们被传染机会,让他们徒劳送死;他们是好样的。不要虚掷他们的人道主义。把人力用在预防措施上,是首当其冲的战略选择。否则,就是本末倒置,病床已经不够用了,医院也不够用了,医护人员都感染光了,走完了,剩下一城病人,满国瘟疫,专制制度就是不倒,你统治压迫谁呢?

 

(黑色日记, 2004年4月24日)

原载《大纪元》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