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分享給朋友

 

评论/陈奎德

 

在百日维新期间,即从1898年6月11日至9月21日的那103天中,光绪皇帝采纳康有为梁启超的主张,发布了大约40条新政诏谕,包括了行政、教育、法律、经济、工艺、军事、警察制度等各个方面:废除八股,改试策论;把各省书院、祠庙改设为学堂;裁减各重迭机构;准许满族人自谋生计;并筹办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的前身);设立中国银行、矿务铁路总局、农工商总局;倡办各种实业;奖励各种新著作、新发明;设立翻译局,编译各国书籍;准许自由开设报馆、学会,提倡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编制国家预算,公布每年的收入支出;广开言路,提倡上书言事;举办农会、商会等。它模拟了日本等国的一系列宪政制度,基本的目标是建成一个君主立宪体制的现代国家。它的有些政策,例如准许自由开设报馆、学会,提倡言论出版结社自由,广开言路等等,一百年以后的当今中国,都还仍然没有实现。

“百日维新”开始后,新政措施虽未触及皇朝统治的基础,但是,却触犯了顽固势力的既得利益。清政府中的一些权贵显宦、守旧官僚不能容忍维新运动的发展,对新政措施阳奉阴违,托词抗命。而当时的最高权力并不掌握在皇帝手中,而是在慈禧太后手中。有人上书慈禧,要求杀了康有为、梁启超;李莲英也跪请太后”垂帘听政”;老谋深算的慈禧,则等到满朝文武几乎都觉得变法将使自己的特权丧失地位不保之后,才出面安排军事政变。于是,御史杨崇伊多次到天津与荣禄密谋;宫廷内外传言将废除光绪,另立皇帝。9月中,光绪皇帝几次密诏维新派商议对策,但维新派既无实权,又束手无策,只得向光绪皇帝建议重用袁世凯,以对付荣禄。16、17日,光绪皇帝两次召见袁世凯,授予侍郎;18日夜,谭嗣同密访袁世凯,劝袁杀荣禄,举兵救驾。事后,被袁世凯出卖。

1898年9月21日凌晨,慈禧太后突然从颐和园赶回紫禁城,直入光绪皇帝寝宫,将光绪皇帝囚禁于中南海瀛台;然后发布训政诏书,再次临朝”训政”,”戊戌政变”成功。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下令捕杀在逃的康有为、梁启超;逮捕谭嗣同、杨深秀、林旭、杨锐、刘光第、康广仁、徐致靖、张荫桓等人。9月28日,在北京菜市口将谭嗣同等六人杀害;徐致靖处以永远监禁;张荫桓被遣戍新疆。所有新政措施,除7月开办的京师大学堂外,全部都被废止。从6月11日至9月21日,进行了103天的变法维新,以戊戌政变宣告失败。

9月21日,慈禧命令将光绪囚禁在中南海的瀛台,康有为、梁启超被迫逃亡海外,而谭嗣同等协助变法的”戊戌六君子”,则在被逮捕之后被杀害于北京菜市口。临刑前,谭嗣同慷慨陈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随后从容就义,为中国的近代宪政变革史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至此,中国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宪政改革运动被血腥镇压下去,悲壮地失败了。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