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分享給朋友

 

评论/陈奎德

 

在十九世纪日尔曼民族中,中产阶级成为自由主义的主要载体。他们痛恨奥地利首相梅特涅(Metternnich)的专制制度,甚至支持革命要求。梅特涅在1815年建立的日尔曼联邦,实际上是他用于抑制民族团结与宪政要求的手段。只有在普鲁士,民众中支持专制的人数较多,因为普鲁士政府实行一种很精明的政策,把强有力的行政控制与有价值的行政改革联系了起来。1848年巴黎的革命爆发后,日尔曼南部各邦马上扩大了他们的国会制度,并且要求选出一个日尔曼的国会,从而实现德国的统一。

在这种情势下,1848年5月18日在法兰克福召开了一个普选产生的日尔曼国民会议,并制定了一部比较周密的自由宪法。宪法规定一个世袭的皇帝与责任内阁共同负责行政,立法权则交给两院制的国会,下院议员由成年选民选出,上院议员部分选举产生,部分是世袭的。但是日尔曼原有的当权的贵族并不愿放弃特权而实行议会制的宪政原则,因此,专制的统治仍然在维也纳与柏林维持,宪法条款被停止实行。1849年,德国皇冠被建议戴在普鲁士弗雷德里希.威廉四世皇帝头上,但他竟然拒绝了这顶桂冠,即表示不承认法兰克福国民会议。于是,各原来的日尔曼邦国又重新活跃起来,企图阻止日尔曼民族统一的实现。

1862年,被普鲁士王威廉一世召唤到权力宝座上的俾斯麦,成为王国第一任首相。他用铁血手段实现了有利于普鲁士的德国统一,史称”铁血宰相”。1866年战胜奥地利后,他以北德意志联邦――集中了莱因河北岸所有的城邦国家――代替了日耳曼联邦。1870年德国对法国的胜利,造成了一个政治上的突飞猛进;南方各城邦国家向北德意志联邦靠拢以图创建德意志帝国。帝国于1871年1月18日在凡尔赛城堡的水晶走廊里宣告诞生;威廉一世成了德国皇帝,俾斯麦被任命为首相。1871年5月的法兰克福条约,承认了阿尔萨斯一洛林让给德意志帝国。

俾斯麦统一德国后,推行一种和平与联盟的政策以孤立法国。他的精明的外交谋略,使他成为国际政治的仲裁人。尽管获得如此巨大的内政外交成就,但到1890年,俾斯麦就被试图独断专行的威廉二世解除了的职务。

在内政上,德国仍实施压制性政策,但受到了普遍抵制。同时,在巴伐利亚(Bavaria)与普鲁士王国,日尔曼国会的宪法仍然保留了下来。在匈牙利二月革命后,奥匈帝国已受到很大打击,民主宪政的思想和力量毕竟在欧洲弥漫开来了。

日尔曼民族的基本问题是,倡导自由思想的毕竟只是少数知识分子,因此在19世纪较少有发展出基于主权在民的共和政体的愿望。立法机构的成立是出于国王的许可。国会是比较软弱和缺乏效率的,它的主要功能是咨询、批评,不能过问军事与外交,而且当时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内阁。德国的首相也就是普鲁士王国的首相。内阁阁员只对国王负责,不受下院不信任投票的影响。因此,只对普鲁士王负责。军事的任命权也操在普鲁士内阁手中。普鲁士参谋部是文官政府的后台。总之,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并未推进宪政改革,政府是军国主义的,不是民主的。不过,由于下院由普选产生,因此还有若干宪政基础。

只有当德国军人势力与专制政体崩溃,宪政基础才会迅速地发挥作用,到那时,德国才可能真正建立自由秩序。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