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分享給朋友

 

评论/陈奎德

 

法国革命后期用武力向各国推行启蒙理念,既推广了以拿破仑法典为表征的共和制度,同时,由于欧洲各国反弹,又导致了世界性民族主义的高涨。于是,在拿破仑时代的欧洲,政治发展呈现出复杂的局面。

作为法国革命的继承者和背叛者,拿破仑是一位毁誉参半的历史人物。著名德国音乐家贝多芬曾经作交响曲献给他,后来听说他当皇帝后,又愤怒地涂掉他的名字。这一历史掌故就典型地反映了拿破仑充当的上述双重角色。

拿破仑是在1799年夺得法国政权的,当时仅有31岁。他的成功基于两个因素,一是在进攻北意大利和埃及时他获得的辉煌战功;二是法国人在经历了革命后期的混乱、失望和政治冷感后,渴望一种有秩序的安定的生活。于是他们接受了拿破仑在1799年到1804年的第一执政地位,并被动地默认了拿破仑在1804到1814年作为法国皇帝的专制统治。

拿破仑具有无可置疑的政治天才与军事天才。在他统治的最初几年中,采取了各种措施,实现了法国人民拥有一个健全政府的要求,并为法国的很多制度打下了基础。

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1800年的行政法令整顿了在革命中划分的郡区,削减了地方选举的各级议会的权力并派郡守去各地实施中央集权统治。

在政府与教会的关系上,1801年的《教务专约》解决了革命时期政权与教会之间的争执,它允许国家掌管教会的世俗权利,而把教皇限制在宗教事务的范围之内。它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真正实现了政教分离。

在教育方面,1801年的教育法令建立了设有奖学金的国立学校,它的目标在于培养文职官员与军官。

最重要的则是在法律体系方面,拿破仑1804年颁布了民法典,即《拿破仑法典》。这部法典确立了公民在法律上的平等,确立了在革命中形成的财产权。而过去的旧贵族只要承认新政权,一律受到立法保护。

通过上述措施,拿破仑巩固了法国革命的各项具体成果,这些成果甚至在他倒台之后也延续了下去。虽然,拿破仑在取得这些成就时削弱了法国人的个人自由,并以行政效率取而代之。在这方面,议会的职能被削减到最低,行政代替了政治。法国成为一个农民和地主的国家,并拥有一套庞大而臃肿的官僚机器。不过,它毕竟使社会的才干之士有用武之地了。

拿破仑时代最显著的特点是对外战争。从1803年起,拿破仑就连年征战。由于他的罕见的军事才能,法国军队获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胜利。他采用分割敌军,并以优势兵力围敌的战略,1805、1806和1807年,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在耶拿,在弗里斯兰分别击败了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联军,成为欧洲霸主,这是煊赫一时的拿破仑时代的顶点。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