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分享給朋友

 

评论/陈奎德

 

前面我们曾经谈到法国启蒙思想家的影响,特别是卢梭的思想鼓动,另外,加上英国宪政制度以及美国革命的示范作用,更重要的,是法国社会十八世纪末叶的社会状况,使法兰西逐步酝酿出了一种革命的气氛。

1774年,在法国社会不满情绪日益增长的氛围下,路易十六登基。一方面,长期的战争与政府开支的奢侈使国家财政日益窘迫;另一方面,受到自由平等博爱的启蒙思想影响的老百姓则日益感到封建等级制度是对自己人格的污辱,而农民由于遭遇到极其沉重的不公平的负担,更是怨声载道。国王虽然高度专制,却完全没有政治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下层人民为贫穷所困,皇室与贵族则荒淫无度,国家行将破产而贵族与教士仍不愿放弃特权。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国王提议召开已经多年未开的国会。于是,国会,即等级会议于1789年5月召开。

在国会上,主要由中产阶级与平民组成的第三等级反对当时法国的等级制,要求建立一个以财产为基础的代议制。这就导致7月7日成立立宪议会,该议会一诞生就与国王和贵族对抗。在革命氛围的激荡下,1789年7月14日,愤怒的巴黎市民起义,他们一举攻占了象征法国专制的巴士底狱,从而使法国革命开始转向更为激进的阶段。

在国民会议上,大多数主张先要有一个指导立法的原则,再制定新宪法。这一指导原则就是名垂青史的人权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在1789年8月26日诞生的人权宣言,具有划时代的深远历史意义。它包含了法国革命的基本原则。它作为政治革命的总体方案,大部分基于英美的先例;而涉及主权在民以及人民在立法与法律面前的平等,则大多出自卢梭的思想。法国人在英美保障基本人权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要求不分出身,人人都有平等的参政议政任官的权利。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而“平等”则是当时的核心诉求。

在人权宣言基础上,1791年法国颁布了新宪法。该宪法使国王路易十六在立法方面丧失了提案权,而他的否决权只限于稽延性的用途。虽然国王在任命大臣和军队将领以及外交决策方面仍然有权。另外,地方政府也实行选举,选出的议会和官吏不再对国王而是对选民负责。立法机构是一院制,议员用间接选举的方式选出,任期两年。法国没有采用英国的内阁制,国王的大臣不能由议员中挑选。新宪法采严格的分权制,规定,不管国王召集与否,国会均要开会,并且国王并无解散议会之权。因而,法国国王的权力就被大大地削弱了。

国王与国会,二者权力的一消一涨,孕育着更为激烈的政治风暴,产生了举世震撼的历史后果。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