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分享給朋友

 

评论/陈奎德

 

思想的变迁在宪政演化中的作用如何?虽然难于精确评估,但却是无人能否认的。

我们前面已经提到,为近现代西方宪政制度奠基的,除了前面谈的大宪章运动、文艺复兴、两次宗教改革以及英国君主立宪的确立等社会结构性因素外,思想革命是一个重要因素,这里指的主要是著名的启蒙运动,首先是法国的启蒙运动。

法国启蒙思想家主要崛起于法国开始反对路易14的专制王朝时期。从17世纪末到18世纪中叶,法国社会物质繁荣,开明的高度推崇理性的思想广为扩散,最重要的思想家有孟德斯鸠(Charles Montesquieu,1689-1755)、卢梭(Rousseau,Jean-Jacques,1712-78)、伏尔泰(Volyaire, 1694-1778)以及百科全书派的代表人物狄德罗(Denis Diderot,1713-84)、达朗贝尔(Jean Le Rond d’Alembert,1717-1783)等人。

大体说来,这些法国思想家“把现存的一切都放到理性的审判台前接受审判。”他们促使人民注意到专制的政治、不平等的社会、迷信的宗教、专横的教会以及在司法与财政方面的特权现象。总之,他们的思想倾向是批判的、否定的、激进反传统和反权威的,他们以革命的精神鼓动第三等级,希望创立一个建筑在理性的理想之上的崭新世界。在上述这些方面,百科全书派和伏尔泰表现得最为典型;就影响的深远而论,则是卢梭与孟德斯鸠。以下主要谈谈后面这两位的思想影响。

卢梭与其他启蒙思想家不同处在于,他并不热衷于从知识论的理性角度讨论政治哲学,他的著作有时是自相矛盾的,然而笔锋却是充满激情的,并试图随时诉诸人们的道德良知。卢梭的主要政治著作是《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和《社会契约论》。他那句“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开篇语,激励了世世代代人们争取自由平等的斗争。他所追求的基本价值是人类平等,他所向往的是返还自然,他清晰地主张“主权在民”,而“公意”(general will)就是主权的表现,同时法律又是“公意”的表现。他认为国家的建立无非是平等的人们为维护公共福祉而达成的契约。他的最重要的影响在于强烈地确立了这样的原则:不具有民意基础的政府是非法政府。这就为现代的“人民主权论”奠定了基石。但同时他又主张个人权利居于“公意”之下,这也就为“多数人的专政”开启了一道后门。以戏剧性的方式,法国大革命在这两方面都呼应了卢梭,因此它的成就与灾难都与卢梭的思想密切相关。

另外一位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比卢梭更早提出了自己的政治理论,他的思想主要受到英国制度以及我们下面要讲的英国思想家洛克的影响。因此他的思想比较平衡,较少争议,较有建设性,并从而牢牢地凝结在历史上了。他的最重要的著作是《论法的精神》(本世纪初严复先生就翻译为中文名《法意》)。他主张渐进的有序的改革,并推崇英国宪政的优点。他指出,权力集中,其害无比;只有限制政府的权力,才能保障自由。法的基础是人的理性,而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是理想的政治制度。他的很多基本主张,至今仍在宪政民主国家实行。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