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分享給朋友

 

文/北明

 

2001年10月12日星期五

今天早上来上班。出了华盛顿市区杜邦街心地铁站,一出那长长的电梯,看见两个小姑娘在朝著出来的人群拉小提琴。她们的脚下琴盒子上放著一个牌子,上边写著:为了阿富汉的孩子们。牌子后面是人们放下的钱。我走过去出示出示自己的名片,告诉她们我是记者。两个孩子回答我的问题说她们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四岁。她们来此演奏募捐一半出于自己的想法,一半是她们母亲的建议和鼓励。随著她们指的方向,我看见她们的母亲正坐在她们身后那家酒吧的露天桌子旁。我走过去对这位母亲做了一分钟采访。下面是这位母亲的原话:

“我们这样做,首先是因为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奉基督的名做他要对那些孩子们做的事情。另外,我的丈夫在五角大楼工作,当飞机撞了五角大楼以后,他的办公室是那些被毁坏的办公室之一,所以这对于我们的感情冲击很大。而且意味深长,虽然这是恐怖分子的问题而不是阿富汉那些贫穷的孩子和正在遭受痛苦的阿富汉人的问题。所以我们在支持(惩办罪恶的)正义行动的同时也真正感到痛苦。我们美国人没有表现我们这一面的感受。我希望帮助那些孩子,所以我叫我的孩子来这里为他们做点事。”

和那为母亲间断交谈完之后,我在那里站了一分钟。我统计了一下,在那一分中里,有六个人往两位小姑娘的琴盒子里放了钱。就是说,平均每十秒中就有一个人往钱盒子里放钱帮助阿富汉的孩子。其中出了一个人放下一把硬币,其余的放下的都是钞票。大都是一美元的钞票。当然,这是早上8点30分,上班高峰时间,出站的人很多。 不知道这两个在地铁站拉小提琴的孩子的父亲,她们的母亲的丈夫在恐怖袭击中是否受伤?不知道她们在得知自己家人工作的大楼遭受袭击倒塌后的最初的反映。不知道作为受难的家属,她们怎么能够不仅有足够的理性将阿富汉普通平民和恐怖分子区别对待,而且有足够的慈悲和爱,抽出上学和工作时间走上街头,为自己敌对势力的国家平民募捐。

匆匆走到办公室我很后悔没有多问她们几句。借了一架照相机想去拍下这副令人感动让人深思的照片,等我再度回到杜邦街心地铁站的时候,她们已经离开了。旁边的小贩告诉我,她们今天早上七点钟就出现在这里了。

作为中国人,将心比心,将人比人。不如人,心很痛。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